梦想的色彩:“日出东方——周昌新艺术展”

图片 1

“你是机器人?”站在我面前说话的是一个七八岁的人类女孩,很漂亮的女孩,说话时带着浅浅的笑,如同清晨时,草尖露珠闪烁的光辉。

《梅里金峰》200×600cm 2014

我蹲下来伸出手,想摸一摸她的头,她带着一丝抗拒的闪了一下,但幅度很小,她略带一丝枯燥的头发滑过我的指缝,我控制着力度,她似乎也喜欢上这种感觉,笑着看着我。

《凤凰涅槃》197×291cm 2016

“你见过长这样的人么?”我问到。

《仙湖湾》150×260cm 2017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适值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由北京市文化局主办的“日出东方——周昌新艺术展”即将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届时展出的知名艺术家周昌新描绘祖国锦绣江山100件“重彩油画”和“厚彩瓷”作品,将为纪念活动增添一道梦想的色彩。

“没有。而且你没有表情,冷冰冰的。”她很认真的说到,然后补充到,“不过,我知道你是个好机器人。”

周昌新是在中国改革开放时期成长起来的创新型画家。他1973年生于广东湛江,从小酷爱绘画。青年时代到北京工作,师从杜大恺先生,并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硕士研究生班深造,多年来一直从事重彩画、壁画和油画创作。在中国改革开放精神的激励下,他大胆尝试中西艺术融合,把中国重彩画与西方油画有机结合起来。

“好机器人?”我不禁一愣,然后笑了,“你也是个讨人喜欢的好女孩。”

传统中国画古称丹青,即以朱赭青绿等色为主的色彩绘画。清代画家董棨说:“古人作画五采彰施,故晋唐诸公皆用重色,笔尚勾勒。至元人始尚水墨,而以高简为工,古意寝废矣。”周昌新早年学习中国画就是从工笔重彩画入手的,可以说继承了晋唐时期中国画传统的正脉。在创作过程中,他逐渐发现传统工笔重彩画偏重装饰趣味和工艺制作,难以抒发自己丰沛的激情,于是他把艺术创作的重心转移到油画。油画是从西方引进的画种。周昌新喜爱油画也是因为他特别欣赏油画的色彩。不过,西方古典油画重视素描超过色彩,而从意大利威尼斯画派到法国浪漫主义、印象派、野兽派,色彩逐渐获得解放,在西方现代油画中色彩自身的表现力日益增强。周昌新把中国传统重彩画与西方现代油画嫁接在一起,创新一种中西融合的“重彩油画”。画家自述:“重彩油画是中国重彩画与西方油画灵魂融合的结晶,她扎根于中国悠久历史积淀的文明沃土,国画为根,西画为枝叶,在中华大地的阳光雨露下茁壮成长,是一棵具有中国大气派的东方油画之树。”画家认为,中西融合的“重彩油画”是要蘸就艳丽浓稠的油彩,作充满中国气派的大写意画。

也许是害羞,也许是激动,她脸微微的红了,笑容绽放得更加热烈了,我不禁伸出双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周昌新的“重彩油画”最显著的特征是写意性笔触或表现性色彩。他是用类似中国画写意的笔法来画油画,与传统工笔重彩画不同。相对来说,传统工笔重彩画的线条纤细拘谨,设色规整有序,而周昌新“重彩油画”的笔触粗犷朴野,色彩恣肆流溢,类似中国大写意绘画的笔墨,表现更加自由奔放。周昌新特别推崇中国敦煌壁画和荷兰画家凡·高的表现主义油画。他的“重彩油画”的色调,既不是模仿西方古典油画的“酱油色调”,也不是模仿俄罗斯油画的“银灰色调”,而是异常浓烈厚重、鲜丽明艳,接近敦煌壁画的怡红快绿和凡·高油画的金碧辉煌。他绘画创作狂热的生命激情也近似凡·高。多年来,他几乎走遍祖国的山山水水,勤奋地写生创作,不论他画的风景、植物、人物,还是抽象表现主义风格的作品,都尽情宣泄自己生命的激情。例如他创作的大写意巨幅油画《中华魂》,就是用画笔在画布上恣意涂抹颜料,倾泻自己像黄河浪涛一样汹涌澎湃的激情。又如他创作的抽象表现主义油画《命运》,完全是主观情感的抒发,从画面上很难辨别出山、水、花等物象,纯粹是一片混沌色彩,如同宇宙原初状态,象征着人类丰富多彩的命运。尽管画家高度重视写生,但他始终强调色彩自身的表现力,他的色彩并非纯写实的色彩,而是情感化的色彩、表现性的色彩——梦想的色彩。

她拉起我的手,转身朝我来路的远方走去。

周昌新近年来又在“重彩油画”的基础上开拓了一个全新的艺术领域“厚彩瓷”。在一个偶然的机遇周昌新来到“陶瓷之都”景德镇,开始尝试创作各种陶瓷彩绘。他发现现有的陶瓷彩绘形式,无论新彩、釉彩、古彩都画得很薄,容易脱落,不足以表现他的“重彩油画”风格。因此他集中精力创作釉下高温颜色釉作品,在泥坯上直接用颜色釉表现,高温下一次烧成。经过反复实验,他攻克了一道道难关,终于成功地创造了一种彩绘瓷的新品种“厚彩瓷”。这种“厚彩瓷”色彩厚重艳丽,永不褪色,晶莹如玉,光洁透明,变幻莫测,浑然天成,可以自由发挥艺术家的创造力和想象力,淋漓尽致地表现生命的色彩、梦想的色彩。

我不禁诧异的问到:“你要带我去哪儿?”

周昌新的“重彩油画”和“厚彩瓷”作品浓烈厚重的色彩,实际上就是生命的色彩、梦想的色彩。色彩是生命的表征,生命是色彩的来源。色彩是梦想的外化,梦想是色彩的灵魂。原始岩画的红色,如血殷殷,如火烈烈;古代陶瓷的绿色,如山浮翠,如水凝碧。人类生命的色彩、梦想的色彩,在周昌新的艺术作品中闪烁着生命的光焰,焕发着梦想的奇辉。这种梦想的色彩符合时代的精神。观看“日出东方——周昌新艺术展”,不禁令人联想起2010年广州亚运会开幕式主题曲《日出东方》的合唱:“在那太阳升起的东方,Sunshine again 梦想会实现。”

“回家!”

周昌新,中国当代知名画家。1973年生于广东湛江,毕业于湛江艺校美术专业,1994年师从杜大恺先生学习现代重彩,2000年考入中央美院壁画系硕士研究生班专修壁画艺术。现为云南大学昌新国际艺术学院院长;周昌新艺术基金名誉理事长。 出版有:《周昌新作品选》、《周昌新重彩油画艺术》、《周昌新重彩油画作品选》、《周昌新厚彩瓷》、中文版《大艺立三极》和英文版《未来艺术之路》、学术期刊《重彩油画》杂志。 周昌新论文有《周昌新艺术论》、《从重彩到重彩油画》、《论重彩油画的中国风》、《艺术家的风格论》、《论线彩主义绘画》、《论真象艺术》、《从重彩油画到厚彩瓷》等。

“回家?”

“对啊!你不想去我家玩吗?”她停下来问到,那水汪汪的眼睛似乎在告诉——如果你说“不”,那你就是不想做朋友,因为你讨厌我,你之前说的就是骗我的。

在我迟疑的瞬间,她已经快要哭出来了,我赶紧点头,一边说着:“当然,我都等不及了。”

听我这么说,她才破涕为笑,又转身蹦蹦跳跳的走着。

“我有好多布娃娃,美女贝蒂、劳拉,火枪手杰克……”接下来的几分钟,她不停的给我炫耀她的珍藏,哪怕我稍微露出一点不感兴趣,她就会很沮丧,仿佛朋友间有了隔阂般。

其实她家的房子我早就看见了,就在不远处的湖边,只不过十多分钟的路。我很羡慕她,当然还有她的家人,住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

本文由奥门赌场▎欢迎您发布于奥门赌场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梦想的色彩:“日出东方——周昌新艺术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