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赌场误走棋盘唐军受阻 改是成非兄妹归唐

扫北王罗通催马摇槍来到山前,抖丹田喊了一声:-,胆大的山寇,尔等吃了熊心咽了豹胆,竟敢截国家的官军,叫你们的头领快到马前受死!话音刚落,就见喽罗兵往左右一分,正中央闯出一个人来,沙哑着嗓子:你咋呼什么呀,你觉着你是官军,爷爷没拿你当个屁。

/*
骑士走棋盘
说明:
骑士旅游Knight tour在十八世纪初倍受数学家与拼图迷的注意,它什么时候被提出已不可考,骑士的走法为西洋
棋的走法,骑士可以由任一个位置出发,它要如何走完所有的位置。

解法:
骑士的走法,基本上可以用递回来解决,但是纯粹的递回在维度大时相当没有效率,一个聪明的解法由J.CWarnsdorff
在1823年提出, 简单地说,先将最难的位置走完,接下来的路就宽广了,骑士所想要的下一步,为下一不再 选
择时,所能走的步数最少的一步。使用这个方法,在不使用递回的情况下,可以有较高的机率找出走法(找不到走
的机率也是有的) 
*/ 
#include <stdio.h>

int pos[8][8] = {0};

int travel(int, int);

int main()
{
    int i, j, startX, startY;
    while(1)
    {
        printf("输入起始点:");
        scanf("%d%d", &startX, &startY);
        if(travel(startX, startY)) {
            printf("游历完成!n");
        }else {
            printf("游历失败!n");
        }
        for(i=0; i<8; i++) {
            for(j=0; j<8; j++) {
                printf("%2d ", pos[i][j]);
            }
            printf("n");
        }
        printf("n");
    }

    return 0;
}

int travel(int x, int y) {
    int i, j, k, l, m;
    int tmpX, tmpY;
    int count, min, tmp;

    //骑士可走的八个方向(顺时针)
    int ktmoveX[8] = {1, 2, 2, 1, -1, -2, -2, -1};
    int ktmoveY[8] = {-2, -1, 1, 2, 2, 1, -1, -2};

    //测试下一步坐标
    int nextX[8] = {0};
    int nextY[8] = {0};

    //记录每个方向的出路的个数
    int exists[8] = {0};

    //起始用1标记位置
    i = x;
    j = y;
    pos[i][j] = 1;

    //遍历棋盘
    for(m=2; m<=64; m++) {
        //初始化八个方向出口个数
        for(l=0; l<8; l++) {
            exists[l] = 0;
        }
        l = 0; //计算可走方向

        //试探八个方向
        for(k=0; k<8; k++) {
            tmpX = i + ktmoveX[k];
            tmpY = j + ktmoveY[k];
            //边界 跳过
            if(tmpX<0 || tmpY<0 || tmpX>7 || tmpY>7) {
                continue;
            }
            //可走 记录
            if(pos[tmpX][tmpY] == 0) {
                nextX[l] = tmpX;
                nextY[l] = tmpY;
                l++;    //可走方向加1
            }
        }
        count = l;
        //无路可走 返回
        if(count == 0) {
            return 0;
        //一个方向可走 标记
        }else if(count == 1) {
            min = 0;
        //找出下个位置出路个数
        }else {
            for(l=0; l<count; l++) {
                for(k=0; k<8; k++) {
                    tmpX = nextX[l] + ktmoveX[k];
                    tmpY = nextY[l] + ktmoveY[k];
                    if(tmpX<0 || tmpY<0 || tmpX>7 || tmpY>7) {
                        continue;
                    }
                    if(pos[tmpX][tmpY] == 0) {
                        exists[l]++;
                    }
                }
            }
            //找出下个位置出路最少的方向
            min = 0;
            tmp = exists[0];
            for(l=0; l<count; l++) {
                if(exists[l] < tmp) {
                    tmp = exists[l];
                    min = l;
                }
            }
        }
        //用序号标记走过的位置
        i = nextX[min];
        j = nextY[min];
        pos[i][j] = m;
    }
    return 1;
}

罗通一愣,心说这人在哪儿说话哩?低头一看,喝,已经过了马前了,因为个儿太矮,扫北王没注意,只好把战马倒退了几步,定睛瞧看,见此人年约二十挂零,高不满四尺,粗倒有两搂;圆脸蛋花里胡 哨,一又眼闪着亮光,头上戴虎皮扎巾,鬓插英雄胆;身上穿虎皮战裙,背背百宝囊;脚蹬一双破靴,掌端黄金大根,虽然貌不惊人,颇有豪爽气概。罗通看罢大槍一指:呔,你就是山寇吗?你这人说话可文明点,别山寇长山寇短啦!你们大唐朝胜了,封王封侯,要是战败,跟我有啥两样!告诉你,带来多少东西统统给我留下倒还罢了,牙迸半个不字,我叫你棍下做鬼!胆大的草寇,竟敢口出狂言,你要听我良言相劝,把道路闪开,是你的福分;如若不然,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嘿嘿,你有什么本领竟敢口出狂言,报名再战!我乃扫北王罗通是也。你是罗通?好啊,我可等上你了。来吧,你要把我这条大棍赢了,我放你们过山,要赢不了这条大棍,你是来得去不得!二人话不投机,各举兵刃,战在了一处。

 

罗通心高气傲,压根儿就没把此人放在眼里,恨不得一槍结果对方性命,抖大槍奔心就刺。小矬子转身不见。罗通刚要拨马,矬子在背后双脚点地跳在空中,双手抡棍向罗通背后砸来。罗通听见恶风不善,大槍往身后一背,就听见-啷啷啷一声响亮,大棍砸在槍杆上,把罗通震得两臂发麻,几乎栽落马下。罗通心说:这小矬子劲儿可不小,我还得认真对付。罗通与矬子槍来棍往,互相刺杀,一高一矮,罗通吃了大亏。在马上往下刺就得弯下腰,小矬子身子灵活,左蹦右跳,专打马退。一个没注意,啪的一声两条马退被打折了,战马摔倒在地,罗通也被摔落马下。他刚想爬起来,矬子一蹿来到近前,大棍往脖子上一摁:别动,动一动我就把你砸死。儿郎们,绑!喽罗兵往上一闯,罗通被生擒活拿。矬子大棍一摆,收兵回山。

运行结果:

唐营的军兵万没想到先锋官会被一个山寇拿住。众军兵一声喊往上就攻,被山上用滚木-石、强弓硬弩打回来了。军兵没法,只得离山五里扎寨,飞报二路元帅得知,暂且不表。

奥门赌场 1

小矬子掌得胜鼓回到聚义大厅,往椅子上一蹦:来啊!把扫北王推上来!喽罗兵答应一声,罗通倒剪双臂,被推了进来。小矬子看着罗通嘿嘿一笑:罗通,看样子你还不服气,你不服高人可是不行啊!我就是把你放开咱俩重新比试,你也不中。你今被擒,有何话说?要杀开刀,何必多问!我要杀你是太容易了,不过我不想那么办。你要能答应我一个要求,我马上放你回营,怎么样?你有什么要求?罗通,我听说你们的二路元帅、十宝大将、龙虎状元叫薛丁山,是吗?正是。我还听说薛丁山有个妹妹叫薛金莲,对吗?不错。今儿个我要求的就这个事。看着没有?本寨主老大不小的了,还没有娶媳妇,为什么不娶呢?因为我眼光高啊,一般的人我看不到眼里。我听人说薛金莲长得花容月貌,文武全才,我羡慕得不得了。我又一打听,她那岁数跟我这岁数差不多少,要给我当个媳妇,那真是天生的一对。扫北王,大概你比那薛丁山还大一辈,你是个老前辈了,你说句话还比较有分量,你给我当个媒人怎么样啊?要愿意的话,马上我就把你放回去,将来我也忘不了你的好处。扫北王,你愿意吗?这话可把罗通气坏了,心说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家伙脸皮有多厚!别的不知道,薛金莲我能不知道吗?那姑娘真是一等的人才,你瞅你这模样,三分不像人七分好像鬼,这话怎么说出来啦!天底下还有这样不要脸的人吗?扫北王越想越气。呀呀呸!矬鬼,太不要脸了。你惦记薛小姐,心高妄想!让我罗通当媒人,更是妄想!少说废话,今天我被你抓住,要杀你就开刀,皱皱眉头不算英雄好汉。罗通,别给你脸不要脸,你知道爷爷我是谁吗?我这压着火呢,我要不压火,就应该把你们老罗家万剐千刀!你明白吗?罗通一想,是啊,我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哩,临死得弄个清楚。罗通说道:山贼,你叫什么名字,敢不敢跟我说一说?怎么不敢?我爷爷乃夏明王窦建德,我父窦永山,我乃窦一虎是也!一句话说出,罗通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

 

书中代言:窦建德本是贞观天子李世民的亲娘舅,也是隋末起义军中的一个反王,自立为夏明王。瓦岗英雄归唐之后,李世民为削平群雄,使天下一统,与夏明王打仗,罗成槍挑窦建德。窦永山子袭父职,又挑起了夏明王的大旗,后被罗通刺死。窦一虎无家可归,带着他妹妹窦仙童和他爹爹的一部分班底,来到棋盘山落草。窦家兄妹都受过名人传授,满身武艺,又有上万军队,西凉国也奈何他们不得。他们在这里专劫往来官员、过往军需和大的客商,无论是西凉还是唐朝,都不放过。

书里表过,言归正传。罗通知道自己落入仇人之手,料定必死无疑。窦一虎被罗通几句话刺得火撞顶梁。此人虽长相不强,但心地不错,他给罗通讲的是实情话,没想到被罗通顶了回来。好个罗通,你与我家有两代冤仇,我就是把你杀了,也不为过,但我认为过去是各为其主,打仗没有不死人的,所以就不计较此事,让你给我保媒,往后咱两家重新修好,没想到你竟敢骂我!新仇旧恨,本寨主岂能容饶!来呀,把他推出去大卸八块!喳!喽罗兵往上一闯,把扫北王架出去了。罗通把眼一闭,等着杀头。窦一虎刚要下令,就听背后有娇滴滴女子的声音:刀下留人。哥哥,杀不得。窦一虎回头一看,是自己的妹妹窦仙童。他把脸一沉:仙童啊,我没跟你说过不让你到前边来吗?有事等我退出大厅以后再单独跟我谈,你怎么到这里溜达?快回去。哥哥,你别生气,你说这话我没忘。不过今天情况特殊,我才来的。有什么情况?哥哥,我刚才听说你要杀人?是啊,我在山下抓住了罗通,他是咱家的大仇人,能不杀吗?哥哥,杀不得呀。平时你也常说,冤仇宜解不宜结,咱跟老罗家有国仇没有家仇,如果你把罗通杀了,这仇恨何时了结?妹妹你不知道,他羞臊我,要不羞臊我,我能杀他吗?哥哥,他羞臊你什么呀?窦一虎就把托罗通保媒,被罗通骂了一顿的事讲了一遍,就为了这事,我才宰他。窦仙童一笑:原来是这么回事,哥哥你消消气,要是因为这几句话,也不值当把人给杀了。再者说你要把罗通给杀了,刚才你提的要求,更达不到目的了。人家老罗家、老薛家都是一家人哪!往后你还怎么求亲呢?妹妹说得有理。依你之见呢?依小妹之见,你把他放回来,好好招待,赔礼认错,再作商议。他要不答应给我保媒呢?他要不答应还有妹妹我呢。你把他软禁在山上,妹妹领兵带队赶奔山下,指明点姓去见二路元帅薛丁山,再见见小姐薛金莲,我一定想方设法给你玉成此事。哥哥。这你还不放心吗?有妹妹帮忙,我就放心了。来人,把扫北王放回来。

罗通设想到死而得活。窦一虎起身离座,给罗通解开绑绳,搬了把椅子让罗通坐下。窦一虎转身就拜。扫北王,大人不见小人怪,宰相肚里能撑船。我这人性情粗野,多有得罪,扫北王高抬贵手、千万原谅,小可窦一虎礼过去了。说着话躬身施礼。

这一下把罗通闹愣了。窦一虎说:你不要多疑,我确实是把你放了。还是那句话,老罗家跟老窦家的冤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从我这开始,决不再翻老账,咱们重打鼓另开张。不过方才我提出一点要求,你这一顶我,我有点上火,后来我妹子一说我又想通了。扫北王,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是一家人。要说现在我就把你放了,还没到时候,你委屈委屈,先住在棋盘山,我决不难为你。等我把这门亲事定下以后,我再送你回唐营。来人,把扫北王请下去,好生招待。是。

罗通到了现有没有办法,成了人家的俘虏了,让人家押到跨院儿,严格看守,暂且不提。

单说窦一虎。他对窦仙童说:妹妹,你方才说了,你要见十宝大将薛丁山,你什么时候去?妹妹我现在就去。这一下可把窦一虎乐坏了,马上传令,点喽罗兵三千,并亲自送窦仙童下山。

窦仙童领兵一边走一边想着心事,可她想的和窦一虎想的是两码事。自从父母双亡之后,她跟随哥哥到这里落了草,但女孩家落草总不是长久之计呀。同时随着年龄的增长,窦仙童已到了找丈夫的时候了,窦一虎也不放在心上。但这话又不好跟哥哥明讲。窦仙童为了自己的前途和婚烟,没少掉眼泪。近来她也听说大唐朝发来了二路人马,领兵元帅是龙虎状元、十宝大将薛丁山,据说此人年不过二十,长得相貌非凡,更兼武艺超群,窦仙童就动了心了。她暗自寻思:若能将终身许配此人,自己和哥哥的前途就都有希望了。没想到哥哥出了这么个事,给她提供了机会,她这才欢欢喜喜下了山。离山约五里之遥,看到了唐军的大营。窦仙童停住人马,列开旗门,亲自上前叫阵,指名点姓要薛丁山出战。

唐营中薛丁山正在生气。大军还没到锁陽,先锋官就被草寇活擒,这还如何救驾?连草寇都战他不过,还怎样大战苏宝童!二路帅正在生气,探马进来禀报:报元帅得知,营外来了一伙山寇,为首女贼讨敌骂阵,口口声声要元帅临敌。再探再报。得令。薛丁山怒不可遏,马上传令开兵亮队。程咬金与众将阵前观敌。五千人马列开旗门,薛丁山一马-翻来到阵前,手托大槍往对面观瞻,见对面果然有一支人马,服装兵器虽五花八门,但军容整齐,威武雄壮。阵前一匹桃红马,马鞍轿上端坐一员女将。就见这员女将长得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瓜籽脸尖下额,弯弯的眼眉,一对水汪汪的杏核眼,鼻似悬胆,口若桃花,银牙似玉,似笑非笑,似嗔非嗔;头上戴七星花战盔,顶梁门飘洒红缨;身披九吞八扎连环甲,外罩百花袍,腰束玲珑带,凤凰裙遮住双退,下穿镶牛皮战靴,手中平端一口绣绒大刀。别看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在马上一坐,盔甲全身,眼角眉梢带着千层杀气,百步威风。薛丁山看罢暗自称奇,没想到占山的女匪竟有这等人物。

窦仙童一看唐营亮队了,心里格外注意。但见唐军左右一分,当中绣旗高挑,旗下闯出一员白袍小将。她定睛观瞧,见来人跳下马,身高八尺挂零,中上等身材,细腰宽膀;脸上看是白里透红,粉里透白,水灵灵的大眼炯炯有神,在阵前一站,犹如银娃娃;往身上看,狮子盔张口吞天,竹角铠五体遮掩,素罗袍藏龙戏水,八宝带福贵长眠,胸前挂护心宝镜,肋下悬玉把龙泉,梅针箭赛排孔雀眼,犀牛弓半边月弯,凤凰裙双遮马面,鱼-尾钩挂连环,掌中槍神鬼怕见,胯下马跨海登山,真好像哪吒三太子翻身跳下九重天。

窦仙童看罢赞不绝口,心想,这位甭问,定是二路元帅薛丁山。若能把终身许配此人,今生今世就有希望了。

程咬金在后头一看:嗳,有意思啊。老程心里说:这一对真是郎才女貌啊。真没想到当山大王的女子竟会长得这么出奇。老程在后头扯开大嗓子喊开了:呀呔,丁山,你愣着干什么,还不过去动手?老瞅什么,你在瞅画儿吗?

老程一句话把薛丁山提醒了。他脸上一红,可不是吗,忘了这是战场了。薛丁山双脚点镫,马往前提,把掌中大槍抖三抖晃三晃;呔,对面来的女子报名再战,因何将我们先锋官生擒活捉?

窦仙童听罢,也好像刚从梦中惊醒:对面这位将军,你说话小点声,打仗归打仗,谈话归谈话。你别问我,我先问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十宝大将、龙虎状元、二路元帅薛丁山是也。

呦,真是你呀,那好,你听我说说我是谁。抓扫北王罗通的,就是棋盘山总辖大寨主窦一虎,我是他的妹妹窦仙童。薛丁山哪,我看这么办得了,咱们一无冤二无仇,为什么我哥哥要抓罗通呢?我们不为别的,就为了要你们的粮草、军需和金银。占山的山大王不靠抢,我们喝西北风吗?抓罗通是个误会,把他抓到山上一审讯,我们这才明白。你放心,我们对扫北王一点都没有难为,供他好吃好喝,只不过暂时把他软禁在山上。我哥哥这次没下山,派我来见二路元帅,有个小小的要求,如果你答应了,咱们满天云彩都散了,我把扫北王罗通送下棋盘山,你看如何?什么条件,你说吧。说起来话长呀。我们为什么要当贼,为什么要占山,走这条路是被逼无奈呀,可叹天地虽大,没有我们的容身之所。你想谁愿意当贼?尤其像我们女孩儿家,更不乐意落此不好听的名声,但是没有办法。假如二路元帅能高抬贵手,把我们收留,我们感恩不尽,愿把棋盘山的一万人马都交 给你,任凭你改编,听从你的指挥,另外还能帮助你赶奔锁陽解围救驾,你看如何?姑娘,此话当真?这有闹着玩儿的吗?这里是两军阵前呀!别看我是个女孩子,说出话来决无更改。那可以。你要说到这,我薛丁山敢向你担保,我是二路元帅,执掌生杀大权,我说话就能做出决定,答应你的要求,你马上把人马领下棋盘山,将来建功立业,我一定在万岁面前保举你们的官职,你看如何?谢谢二路元帅。不过,话我还没有说完,要我们归降,我还有个小小的条件。讲。这二路帅,这是战场,讲话多有不便,你来看。窦仙童往山里一指:那个地方比较僻静。能不能请元帅的金身大驾,随我到树林,然后我再把心腹话对你说清。

薛丁山一听哈哈大笑:丫头,你可真是诡计多端哪!你想把我骗进树林然后把我拿获,你想得也太简单了。十宝大将焉能中你的诡计?有话你就在这说,没话你就拿命来!呦,你横什么!不允许人家把话说完。你想想,我身为女孩子,进唐营多有不便。你是名门之后,我爷爷也做过王子,若你同意,我愿将终身许配于你,咱们共同驰骋疆场,为国家出力,你看如何!薛丁山听罢冲冲大怒:呀呸!你这脸皮能有多厚,竟然当着这么多人自己给自己提亲,真是匪性难移,休要胡说八道,着槍!说着话他摆大槍分心就刺。

窦仙童一看薛丁山翻脸了,自己也有点挂不住了,心想就凭我这模样,给你提亲,你就是不乐意,也不能出口伤人哪!窦仙童火往上撞,双手抱刀,使了个怀中抱月:开!刀背碰到槍尖上,-啷一声把薛丁山的槍拨开了。姑娘-就是一刀,薛丁山使了个举火烧天式,把大刀架住。就这样二人-镫相摩,刀槍并举,战在一处。薛丁山本领出众,窦仙童武艺高强。这一个想把对方治服,那一个想让对方投降。两个人奋力拼杀,各不相让。十多个回合过去,并不见高低上下,两个人都不免暗自称奇,夸赞对方本领强。虽然是真杀实战。谁也不想把对方刺伤。又打了二十个回合,窦仙童气力不支,刀法渐乱,薛了山则加紧了进攻。窦仙童一看难以取胜,便想出了新招,二马对头她虚晃一刀,拨马败走,并回头喊道:薛丁山果然厉害,我不是你的对手,败阵去也。我那边设有埋伏,你十宝大将决不敢追我。窦仙童绕阵奔山环而去。窦仙童明明是激将法,薛丁山年轻气胜如何肯服?挺槍催马随后赶来。转过两道山场,来到一片树林,薛丁山再要看时,窦仙童是踪影皆无。薛丁山把马带住向四周观看,就见山连山岭这岭,山岭重叠怪石横生。古木廊林,野草有一人多高。他心说不行,我别上当了,她既败走也就算了。想到这薛丁山把马一拨,想退出去,谈何容易!来时光顾追啦,哪记着道儿,现在想走不知从哪条路走,要不怎么叫棋盘山呢!这里就像下棋的棋盘一样,山势错综复杂,要不是本地人,根本就出不去。薛丁山越走越迷,心里着急,见道催马就走。也是慌不择路,走着走着觉得马下一空,连人带马扑通一声,掉进了陷坑。这坑深有一丈七八,坑底布满了柴草、白灰,人马一掉下去,噗的一声白灰冒起,呛得人连眼睛都睁不开。窦仙童一见薛丁山中计陷入坑中,赶紧从山环中出来,吩咐喽罗兵速将薛丁山搭上来,怕时间长了把他呛坏。埋伏在陷坑周围树上、草丛中的喽罗兵全拥了上来,手里拿着两丈多长的钩杆,二十几把钩杆一齐伸到坑里,一叫号,把薛丁山连人带战马钩了上来。战马被牵过一旁,人却被钩杆摁着,又过来一伙喽罗兵,把薛丁山打掉头盔,抹过二臂,五花大绑捆了起来,大槍捞上后也放在一边。有人把陷坑顶上的芦席重新铺好,伪装以后,退立两厢。

窦仙童看着把一切安排好了,喝令喽罗兵退出林外,她来到薛丁山近前,翻身下马,面带微笑:二路帅,让你受惊了。摔着了没有?

薛丁山心里很不服气。只见他剑眉倒竖,虎目圆翻:呸,丫头片子,要有真能耐把某家抓住,我也服你。闹了半天,竟使用这种诡计,我死了也不服。薛将军不要不服,也不必生气,你身为元帅,难道还不知道战场之上虚实相间吗?无论什么办法,能把对方赢了就行。现在你虽然是我的俘虏,但我决无杀你之意,还是那句话,只要你答应了我的要求,我马上就把你放了。你不要以为我自己提亲就是什么下贱之辈。因为我的父母都已下世,这种事又不好向哥哥开口,这才亲自提出,主要是我羡慕你们薛家是国家的忠臣,我这才

不要往下说了,这事我决不会同意。今日既是被擒,杀剐存留随你的便,要我答应亲事你是痴心妄想。

薛丁山,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你就开刀吧。

窦仙童被薛丁山激起来了,用手一摁绷簧,锵啷啷怞出三尺龙泉,只见寒光一道,向薛丁山的脖子砍来:薛丁山你记住,明年今日即是你的周年!薛丁山把眼一闭,脖子一伸,一语皆无。窦仙童的宝剑挨着了薛丁山的脖子停住了,她只是吓唬薛丁山,哪里舍得杀他呀!可是薛丁山挺硬,就是不承认这门亲事,这使窦仙童骑虎难下,心想,眼下要有人给说句话有多好。

正在相持不下,就听树林外一阵大乱:站住,再往前走就要开弓放箭了。弟兄们别误会,我要见你们小姐,有话同她说。窦仙童一听有人找她,正好缓和一下眼前的局面,吩咐一声:何人找我,放他进来。是。喽罗兵答应一声,闪开道路,只见从树林外跑来一匹战马,马鞍鞒上端坐一位银须飘摆的老将军,薛丁山一看正是鲁国公程咬金。

老程飞马来到二人面前,从马上跳下来,擦了擦头上的汗。老程这是从哪来呀?他从两军阵来。因为他在阵前观敌,已看出窦仙童对薛丁山脉脉寒情,老程心里同意这门亲事。他既怕罗通有什么不测,又怕误了锁陽救驾,所以他是急于结束这里的纠缠,以便早日赶奔前敌。待到薛丁山催马追赶窦仙童,老程一看恐要上当,这才安排了一下军队,随后赶来。他满面赔笑,对窦仙童说:姑娘,我见过很多女孩子,像你这样的可不多呀,你堪称巾帼的英雄,女中的魁首啊。你知道我是谁吗?您是谁呀?要问我,大唐朝官拜鲁国公之职,我叫程咬金哪!窦仙童一愣:啊,您是程爷爷?不错,正是老爷爷。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你祖居是哪里人呢?老爷爷,我叫窦仙童,我爷爷是夏明王窦建德,我爹窦永山。哎哟,孩子,你咋不早说呀!要提起你爷爷,我们老哥俩的交 情是太好了。那时候我当十八国联军的都盟主,跟你爷爷常打交 道,我们老哥俩出生入死,不分彼此,后来只听说你爷爷、爹爹先后战死,老爷爷我还掉过不少眼泪,没想到现在能见着你们,想起往事,真叫我老头子难过呀。程咬金说着说着哭起来了,窦仙童也跟着哭了。

老程哭罢,把眼泪擦了擦:唉,往事如烟,岁月如流啊!孩儿啦,这一说咱是自己人了,何必动刀动槍的,听爷爷的话,你们占山也不是长法,快把丁山放了,把罗通放了,放火烧山,跟老爷爷赶奔前敌,为国出力,建功立业去吧。老爷爷,我早有此心,只是我还有个小小的条件。什么事?给爷爷说说,爷爷给你做主。可是,这

哦,明白了。孩儿啦,是不是你打算把终身许配给薛丁山?

爷爷您猜对了,是那么回事。窦仙童说到这儿,脸红了。

本文由奥门赌场▎欢迎您发布于奥门赌场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奥门赌场误走棋盘唐军受阻 改是成非兄妹归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