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采苹》原文、注释、白话译文、赏析与名家点评

《国风·召南·采苹》是中国古代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的一首诗。此诗描述了女子采摘苹草、水藻,置办祭祀祖先等活动,真实记载了当时女子出嫁前的一种风俗。全诗三章,每章四句。其艺术魅力主要源于问答体的章法。首章两问两答,点出采苹、采藻的地点;次章两问两答,点出盛放、烹煮祭品的器皿;末章两问两答,点出祭地和主祭之人。诗歌叙事不假修饰,节奏迅捷奔放,气势雄伟,通篇不用一个形容词,而五个“于以”的具体含义又不完全雷同,显得连绵起伏,摇曳多姿。

《国风·周南·兔罝》是现实主义诗集《诗经》中《国风·周南》中的一篇,是先秦时代的民歌。全诗三章,每章四句,诗歌表现了当时诸侯领主手下武士的勇武气概。

《诗经·采苹》作品原文

《诗经·兔罝》作品原文

于以采苹⑴?南涧之滨;于以采藻⑵?于彼行潦⑶。于以盛之?维筐及筥⑷;于以湘之⑸?维锜及釜⑹。于以奠之⑺?宗室牖下⑻;谁其尸之⑼?有齐季女⑽。

肃肃兔罝⑴,椓之丁丁⑵。(zhuó,zhī,zhēng,zhēng)赳赳⑶武夫,公侯干城⑷。(gōng hóu gān chéng)肃肃兔罝,施于中逵⑸。(yì yú zhōng kuí)赳赳武夫,公侯好仇⑹。(gōng hóu hǎo qiú) 肃肃兔罝,施于中林⑺。(yì yú zhōng lín)赳赳武夫,公侯腹心⑻。(gōng hóu fù xīn)

⑴于以:犹言“于何”,在何处。苹:又称四叶菜、田字草,苹科,为生于浅水之多年生蕨类植物,可食。⑵藻:杉叶藻科,为多年生水生草本植物,可食。一说水豆。⑶行:沟中积水。行,水沟;潦,路上的流水、积水。《毛传》:“行潦,流潦也。”⑷筥:圆形的筐。方称筐,圆称筥。⑸湘:烹煮供祭祀用的牛羊等。《毛传》:“亨也。”按即烹。⑹锜:三足锅。釜:无足锅。锜与釜均为炊饭之器。⑺奠:放置。⑻宗室:宗庙、祠堂。《毛传》:“大宗之庙也。”大宗,即大夫之始祖。牖:窗户。⑼尸:主持。古人祭祀用人充当神,称尸。《毛传》:“尸,主。齐,敬。季,少也。”⑽有:语首助词,无义。齐:美好而恭敬,“斋”之省借。季:少、小。

⑴肃肃:捕兽的网。⑵椓:打击。丁丁:击打声。布网捕兽,必先在地上打桩。⑶赳赳:威武雄健的样子。⑷公侯:周封列国爵位之尊者,泛指统制者。干:盾牌。城:城池。干城,比喻捍卫者。⑸逵:九达之道曰“逵”。中逵,即四通八达的路叉口。⑹仇:通“逑”。⑺林:牧外谓之野,野外谓之林。中林,林中。⑻腹心:比喻最可信赖而不可缺少之人。

哪儿可以去采苹?就在南面涧水滨。哪儿可以去采藻?就在积水那浅沼。什么可把东西放?有那圆筥和方筐。什么可把食物煮?三脚锜与无足釜。安置祭品在哪里?祠堂那边窗户底。这次谁来做主祭?恭敬虔诚待嫁女。

兔网结得紧又密,布网打桩声声碎。武士气概雄赳赳,是那公侯好护卫。兔网结得紧又密,布网就在叉路口。武士气概雄赳赳,是那公侯好帮手!兔网结得紧又密,布网就在林深处。武士气概雄赳赳。是那公侯好心腹!

这是一首叙述女子祭祖的诗。《左传·隐公三年》将其与《召南·采蘩》《大雅·行苇》《大雅·泂酌》同视为“昭忠信”之作,而更多的古代学者受“诗教”的影响,根据《礼记·昏义》“古者妇人先嫁三月,祖庙未毁,教于宗宫;祖庙既毁,教于宗室。教以妇德、妇言、妇容、妇功。教成之祭,牲用鱼,芼之以苹藻,所以成妇顺也”,认为是贵族之女出嫁前去宗庙祭祀祖先的诗。《毛传》云:“古之将嫁女者,必先礼之于宗室,牲用鱼,芼之以苹藻。”方玉润《诗经原始》云:“女将嫁而教之以告于其先也。”惟明代何楷《诗经世本古义》认为诗中所谓“季女”与《左传·襄公二十八年》中的“季兰”同为一人,均是指周武王元妃邑姜,此诗即是赞美邑姜之作。现代学者大都认为这首诗是描写女奴们为其主人采办祭品以奉祭祀的诗篇。

先秦时代,狩猎本是习练行军布阵指挥作战的武事之一,这点在《周礼·大司马》中有记载,这首兔罝即是对当时狩猎的情况的记载和对勇武的战士的形象歌颂的诗歌。

整体赏析

从首章的“肃肃兔罝,椓之丁丁”,到二章、三章的“施于中逵”、“施于中林”,虽皆为“兴语”,其实亦兼有直赋其事的描摹之意,一场紧张的狩猎就将开始。“兔”解为“兔子”自无不可,但指为“老虎”似更恰当。“周南”江汉之间,本就有呼虎为“于菟”的习惯。那么,这场狩猎所要猎获的对象。就该是啸声震谷的斑斓猛虎了!正因为如此,猎手们所布的“兔罝”,结扎得格外紧密,埋下的网桩,也敲打得愈加牢固。“肃肃”,既有形容布网紧密之义,但从出没“中逵”、“中林”的众多狩猎战士说,同时也表现着这支队伍的“军容整肃”之貌。“丁丁”摹写敲击网“椓”的音响,从路口、从密林四处交汇,令人感觉到它们是那样恢宏,有力。而在这恢宏有力的敲击声中,又同时展示着狩猎者振臂举锤的孔武身影。

此诗叙述的是少女临出嫁前庄重严肃地准备祭品和祭祀的情况,详实地记载了祭品、祭器、祭地、祭人,反映了当时的风尚习俗。

从诗中所咏看,狩猎战士围驱虎豹的关键场景还没有展开,就突然跳向了对“赳赳武夫”的热烈赞美。但被跳过的狩猎场景,其实是可由读者的丰富想像来补足的。《郑风·大叔于田》就曾描摹过“火烈具举,襢裼暴虎”的惊险场面,以及“叔善射忌,又良御,抑纵送忌”的追猎猛兽情景。这些,都可在此诗兴语的中断处,或热烈赞语的字行间想见。而且由猎手跳向“武夫”,由“兔罝”跳向“干城”,又同时在狩猎虎豹和沙场杀敌之间,实现了刹那间的时空大转换:这些在平时狩猎中搏虎驱豹的健儿,一旦出现在捍卫国家的疆场之上,将在车毂交错、箭矢纷坠之际,挥戈击退来犯强敌,而巍然难摧如横耸的城墙。于是一股由衷的赞美之情,便突然充溢于诗人胸际,甚至冲口而出,连连呼曰“赳赳武夫,公侯干城”了。

本文由奥门赌场▎欢迎您发布于奥门赌场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诗经·采苹》原文、注释、白话译文、赏析与名家点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