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葛覃》译文与读解—织布女心中的歌

《国风·周南·葛覃》是中国古代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的一首诗。对于此诗主旨,千百年来争论不断。古人多视为实施道德教化的经典之作,而今人多理解为劳动人民的诗歌。古代学者多认为诗中的女子应是一位妇德、妇言、妇容、妇功俱佳的后妃,诗写后妃出嫁前的准备,赞美她的美德;近现代学者认为此诗为一首描写女子准备回家探望爹娘的诗,叙述她在采葛制衣时看见黄雀聚鸣引起了她和父母团聚的希望,在得到公婆及丈夫的应允后就告诉了家里的保姆,开始洗衣,整理行装,准备回娘家。全诗三章,每章六句,形象地表现了女主人公喜悦而急切的企盼之情。诗中充满了快乐的气氛,给人以美的享受。

《国风·周南·卷耳》是中国古代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的一首诗。这是一篇抒写怀人情感的诗作,写一位女子在采集卷耳的劳动中想起了她远行在外的丈夫,想象他在外经历险阻的各种情况。全诗四章,每章四句。第一章实写,二、三、四章是想象的情况,虚实结合。此诗开始以思念征夫的妇女口吻来写,然后描述以思家念归的备受旅途辛劳的男子口吻来写,男女主人公各自的内心独白在同一场景同一时段中展开,犹如一场表演着的戏剧。其语言优美自然,善于运用当时的民谣套语,善于运用实境描画来衬托情感。

葛之覃兮⑴,施于中谷⑵,维叶萋萋⑶。

采采卷耳①,不盈顷筐②。

黄鸟于飞⑷,集于灌木⑸,其鸣喈喈⑹。

嗟我怀人③,寘④彼周行。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⑺。

陟彼崔嵬⑤,我马虺隤⑥。

是刈是濩⑻,为絺为綌⑼,服之无斁⑽。

我姑酌彼金罍⑦,维以不永怀⑧。

言告师氏⑾,言告言归⑿。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⑨。

薄污我私⒀,薄澣我衣⒁。

我姑酌彼兕觥⑩,维以不永伤⑾。

害澣害否⒂?归宁父母⒃。

陟彼砠⑿矣,我马瘏⒀矣。

⑴葛:多年生草本植物,花紫红色,茎可做绳,纤维可织葛布,俗称夏布,其藤蔓亦可制鞋,夏日穿用。覃:本指延长之意,此指蔓生之藤。⑵施:蔓延。中谷:山谷中。⑶维:发语助词,无义。萋萋:茂盛貌。⑷黄鸟:一说黄鹂,一说黄雀。于:作语助,无义。于飞,即飞。⑸集:栖止。⑹喈喈:鸟鸣声。⑺莫莫:茂盛貌。⑻刈:斩,割。濩:煮。此指将葛放在水中煮。⑼絺:细的葛纤维织的布。綌:粗的葛纤维织的布。⑽服:穿。斁:厌倦。⑾言:一说第一人称代词,一说作语助词。师氏:类似管家奴隶,或指保姆。一说女师。⑿归:本指出嫁,亦可指回娘家。⒀薄:语助词,或曰为少。污:洗去污垢。私:贴身内衣。⒁澣:浣,洗。衣:上曰衣,下曰裳。此指外衣,或曰为礼服。⒂害:通“曷”,盍,何,疑问词。否:不。⒃归宁:出嫁后回家慰安父母,或出嫁以安父母之心。宁,安也,谓问安也。

我仆痡⒁矣,云何吁⒂矣!

正如动物的雌雄有分工一样,男人和女人在生活中的角色也有分工。男子汉种田耕地打猎经商骑马打枪,吃苦耐劳粗犷骠悍是男子汉的本色。女子采桑织布浆洗做饭哺育子女,灵巧细心温 柔贤慧周到体贴是女人的本色。这是自然法则。

①采采:采了又采。卷耳:野菜名,又叫苍耳。②盈:满。顷筐:浅而容易装满的竹筐。③嗟:叹息。怀:想,想念。④寘:真加宝盖:大道。⑤陟:山势高低不平。⑥虺阝贵:疲乏而生病。⑦姑:姑且。金儡:青铜酒杯。⑧维:语气助词,无实义。永怀:长久思念。⑨玄黄:马因病而改变颜色。⑩兕觥:犀牛角做成的酒杯。⑾永伤:长久思念。⑿砠:有土的石山。⒀瘏:者加病头凸,马疲劳而生病。⒁痡:甫加病头,人生病而不能走路。⒂云:语气助词,没有实义。何:多么。吁:忧愁。

过去数千年中,我们的祖先遵循自然法则生活,男耕女织、自给自足。这种生活,陶冶出的是自然平和恬淡悠然的心态,是知足常乐、乐天知命的满足和幸福感。

征夫怨妇,是中国古代生活方式中的独特景观,也是中国古代诗歌的独特景观。正如西方文学中崇尚个人奋斗的英雄一样,中国古代诗人十分关注由男女有别、男女分工而造成的男女不同的内心情怀。

本文由奥门赌场▎欢迎您发布于奥门赌场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诗经·葛覃》译文与读解—织布女心中的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