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谷梁传·成公十六年

一、十有七年,春,卫北宫括帅师侵郑。 二、夏,公会尹子、单子、晋侯、齐侯、宋公、卫侯、曹伯、邾人伐郑。 三、六月,乙酉,同盟于柯陵。 柯陵之盟,谋复伐郑也。 四、秋,公至自会。 不曰至自伐郑也,公不周乎伐郑也。何以知公之不周乎伐郑?以其以会致也。何以知其盟复伐郑也?以其后会之人尽盟者也。不周乎伐郑,则何为日也?言公之不背柯陵之盟也。 五、齐高无咎出奔莒。 六、九月,辛丑,用郊。 夏之始可以承春,以秋之末,承春之始,盖不可矣。九月用郊,用者,不宜用也。宫室不设,不可以祭;衣服不修,不可以祭;车马器械不备,不可以祭;有司一人不备其职,不可以祭。祭者,荐其时也,荐其敬也,荐其美也,非享味也。 七、晋侯使荀罃来乞师。 八、冬,公会单子、晋侯、宋公、卫侯、曹伯、齐人、邾人伐郑。 言公不背柯陵之盟也。 九、十有一月,公至自伐郑。 十、壬申,公孙婴齐卒于狸蜃。 十一月无壬申,壬申乃十月也。致公而后录,臣子之义。其地,未踰竟也。 十一、十有二月,丁巳,朔,日有食之。 十二、邾子貜且卒。 十三、晋杀其大夫郄锜、郄犨、郄至。 自祸于是起矣。 十四、楚人灭舒庸。

一、十有六年,春,王正月,雨,木冰。 雨而木冰,志异也。传曰,根枝折。 二、夏,四月,辛未,滕子卒。 三、郑公子喜帅师侵宋。 四、六月,丙寅,朔,日有食之。 五、甲午,晦,晋侯及楚子、郑伯战于鄢陵。楚子、郑师败绩。 日事遇晦曰晦,四体偏断曰败,此其败则目也。楚不言师,君重于师也。 六、楚杀其大夫公子侧。 七、秋,公会晋侯、齐侯、卫侯、宋华元、邾人于沙随,不见公。 不见公者,可以见公也。可以见公而不见公,讥在诸侯也。 八、公至自会。 九、公会尹子、晋侯、齐国佐、邾人伐郑。 十、曹伯归自京师。 不言所归,归之善者也。出入不名,以为不失其国也。归为善,自某归次之。 十一、九月,晋人执季孙行父,舍之于苕丘。 执者不舍,而舍公所也。执者致,而不致,公在也。何其执而辞也?犹存公也。存意公亦存也,公存也。 十二、冬,十月,乙亥,叔孙侨如出奔齐。 十三、十有二月,乙丑,季孙行父及晋郄犨盟于扈。 十四、公至自会。 十五、乙酉,刺公子偃。 大夫日卒,正也。先刺后名,杀无罪也。

本文由奥门赌场▎欢迎您发布于奥门赌场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春秋谷梁传·成公十六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