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演艺

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演艺。警惕颜色革命在中国上演

  要防颜色革命,先反和平演变

——选自司马南新书《民主胡同40条

  昆仑岩

我相信,民主不是坏东西。但它是个变色龙,没有对错,没有高低。中国人应该带上放大镜,认真研究民主,其成败让历史去写吧。我唯一想看到的结局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的中国。这是我在北京观察若干年,更是阅读司马南着作后的观感。

  香港“占中”终于清场,但事情没完。旷日已久的风潮,给安逸中的国人敲响警钟,应该引起一些思考。

谁在利用投票箱和公民抗议“制造民主”

  莫让今日之“占中”变成明日之占“中”

问:可不可以提一个敏感的问题?如果您觉得不好回答不便于回答的话,我愿意表示理解,但请司马南先生像一个君子那样,收回前边自己说过的大话(您在回答我同学×××的时候说过,您自己认识上有局限,学识上也有欠缺,但是在这种场合您不会回避问题)。

  颜色革命离中国有多远?问题已不成立。因为它无疑已在中国土地上发生,只不过香港这块土地是中国的特定地域,只不过它没有达到策动者的预期图谋。 “港乱”是一个信号,一个前奏,一个预演。它告诫国人:针对中国的颜色革命已经发生在我们身边,我们正处于颜色革命由准备阶段向发动阶段推进的危局中。这决非无由之言。

我的问题是,中国是否有颜色革命?

  应当明确,今天特指的“颜色革命”,不是真正革命意义上的人民民主运动,本质上都是由西方背后策助的以夺取政权为目的的街头政治对抗运动。颜色革命的对象选择,取决于西方垄断资本利益需要,不管你叫不叫“社会主义”国家,皆有可能中枪,因其选择标准只有一个,你是不是一个听命于美国为首的西方利益集团的附庸性政权。从这个意义上讲,无论你中国搞什么“主义”,都免不了成为颜色革命对象,因为西方不愿意看到一个强大的中国。

我知道你们是为这位同学求真务实的态度而窃窃私语。

  香港与内地虽有差异,但又是密不可分的。自回归后,香港就一步步成为西方反华势力蓄谋颠覆中国的桥头堡和策源地。内地稳则香港可治,内地乱则香港必失。当下中国,表面的平静下掩盖着激烈的利益冲突和思想较量,群体性事件乃至社会风波生起的可能性随时存在,且完全可以被外部势力利用,内部也会有策应,尽管我们对这种危险估计不足。就像战争总是在睡梦中打响,“于无声处听惊雷”是矛盾酿发之必然规律。莫让今日之“占中”变成明日之占“中”。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让我先说几句话,大家要是觉得中听、有理,再为我鼓掌不迟。

  颜色革命是资本主义化的产物

第一句话,令部分人着迷的外力侵染之下的民主运动,貌似“自治实则受制”,其与小平同志力倡的社会主义民主南辕北辙。

  现实紧要的是,中国有没有办法避免颜色革命之危?答案是肯定的。一句话: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原则和道路,是防止颜色革命最根本、最有效、最可靠的武器。道理显而易见,颜色革命在真正搞社会主义的国家不具备条件。因为要搞街头运动,最基本的条件是民众的支持和参与,而民众对一个社会的满意度评价恰恰与这个社会实际涵有的社会主义因素多少呈正比。 凡是真正走共同富裕道路、让群众实实在在感受到能够共享发展利益的社会主义社会,政权必定得到广大人民拥护,敌对势力想鼓动人民起来“造反”是很难得逞的。

第二句话,1989年的那场风波是颜色革命在中国的第一场正式的播出版带妆彩排。

  在这种情况下,西方要颠覆你,就只能以“和平演变”为先手,让你在“糖衣炮弹”的攻击下腐蚀和蜕变,在经济私有化、政治腐败化的进程中背叛社会主义原则,滋生和积聚起颜色革命所需要的社会矛盾条件,然后再对失去民心的政权搞街头运动。和平演变是社会性质的转变,颜色革命是执政权力的更替。前者是后者的准备,后者是前者的结局,且这种结局可能重演多次——因其不过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利益集团制造附庸国代理人的一种手段,只要目的没达到就可继续进行,借口是随机可找的。

第三句话,符合美国利益的中国颜色革命或者叫政权变更是中国人民的灾难。

  回顾总结历史,世界上的颜色革命,毫无例外都发生在搞资本主义的社会条件下。那些发生在所谓社会主义国家的颜色革命,尽管以推翻共产党领导为标志,而实际上其执政的共产党早已背离社会主义原则,颜色革命是这些国家资本主义和平演变引起社会矛盾激化而被西方势力利用的结果。前苏东国家就是证明。从这个意义上讲,颜色革命不是社会主义化的产物,而是资本主义化的产物,是在资本主义世界经济政治体系里国家战略利益争夺和较量的产物。现在很多人不愿意提和平演变,好像这是“冷战思维”。其实,要害恰恰是和平演变。和平演变是社会主义国家颜色革命的必经阶段,只有和平演变才能酿成颜色革命。不反和平演变,只防颜色革命,无异于舍本求末。

第四句话,“通过投票箱和公民抗议来制造民主是如此有效,这已经成为一种赢得他国选举的成熟模式。”

  内地波澜不惊,源自对党中央的信心

这最后一句话是艾恩•特里纳讲的,出处是2004年11月26日英国《卫报》。

  我们反思港版颜色革命,西方首选是在这块资本主义土地上,而不是在社会主义土地上搞尝试,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利用了当今香港资本主义制度下贫富差距悬殊、人们对经济生活现状和前景不满的社会矛盾。正像一些网评借用的那句话,香港问题“是经济,蠢货!”一切政治都是为了利益。民主的口号,只有在经济利益严重失衡的社会里,才会得到人们的相信和响应。这些年中央“惠港”政策和两地合作促进了香港经济繁荣发展,可是在香港大资产阶级控制下,两极分化加剧,回归带来的红利并没有都让普通民众共享,反而相对于内地竞争发展,港人原先的“优越感”日渐失落,而舆论操控者有意把这种怨气转嫁到中央政府和内地同胞身上。

只有稀稀落落的几片掌声啊。

奥门赌场,  这就不难理解,一些追求公平正义、向往美好未来的热血青年,为什么容易被“民主、自由、独立”的羽衣诱惑和裹挟,而沦为颜色革命的棋子和炮灰。也就不难理解,今天俄罗斯总统普京,要对付美国的控制颠覆,为什么不得不重拾曾经拥有的社会主义强国药方,且能够赢得民众的信任和拥护。实践证明,并将越来越证明,只有社会主义才是民族独立、国家振兴和人民幸福的可靠出路。

看来我的观点需要有更详细的阐释,思考这个问题需要一点时间,我很理解。

  所以,要防颜色革命,必先反和平演变。自古来,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西方寄希望于港版颜色革命能够在内地引起连锁反应,就是因为看到改革开放以来他们和平演变的战略已经在中国埋下“炸药”。而之所以未能得逞,相反内地波澜不惊,原因固然可列若干,但最根本的一条,是因为广大民众没有对执政的共产党失去信心。

为了便于大家理解颜色革命的内容,有一个人大家应该认识一下——威廉•恩道尔先生。此人是美国着名经济学家、地缘政治学家,长期旅居德国。从事国际政治、经济、世界新秩序研究已逾30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学士、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比较经济学硕士。

  他们看到了反腐纠风、顿纲治乱、扶正祛邪的行动,相信党中央能够代表人民意愿,真正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把准改革开放航向,有效解决当今中国的突出矛盾和问题,给广大人民带来文明共富的美好前景,而不愿意以国家分裂、社会动乱为代价,把自己的未来命运交给高喊“自由”“民主”口号的外国资本。中央能够“稳坐钓鱼船”的定力,正来自这份底气。“港乱”有险无惊,最值庆幸的当是这一点。▲(作者本名宋方敏,是昆仑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解放军少将)

恩道尔先生作为独立经济学家和新闻调查记者,先后在美国和欧洲工作。他的研究涵盖领域极为广泛,除金融、能源和地缘政治外,还包括世界农业问题、粮食交易垄断、关贸总协定、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第三世界债务、对冲基金和亚洲金融危机等。恩道尔先生还经常应邀在一些有关地缘政治、经济、金融、农业、能源问题的国际会议上发表演讲,并定期为世界全球化中心及许多国际出版物撰写文章,还经常为欧洲主要银行和私募基金经理提供咨询。

恩道尔写了一本新书《霸权背后——美国全方位主导战略》,在本书中,他将颜色革命幕后的肮脏作了较为新鲜的披露:在恩道尔先生的笔下,颜色革命是一批服务于冷战的美国心理学家洗脑技术的具体应用,是兰德公司精心构思的使用短信和手机的蜂拥技巧,是夏普将非暴力作为一种战争方式进行研究的最新成果,是这些年越来越时髦的所谓非政府组织反而有组织有计划颠覆别国政府行动的具体过程。其上总控部门竟然是美国国务院,其策动颠覆活动的方法,无论是1986年在菲律宾推翻费尔南多•马科斯总统,1989年的天安门动乱,还是1989年哈维尔在捷克斯洛伐克搞的“天鹅绒革命”均系一脉相承的。

恩道尔写道:“在1989年天安门动乱期间和前后,夏普的爱因斯坦研究所和索罗斯的‘中国改革开放基金会’都掺和了进来。夏普承认在动乱发生的几天前,他到过北京。中国政府当时谴责索罗斯的基金会与美国中情局有联系,要求它离开中国。”

时任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出生于中国青岛,在美国中情局工作了25年。李洁明毕业于耶鲁大学,和他的中情局以前的同事老布什一样,都是秘密而又势力强大的耶鲁校友会“骷髅会”的成员。多年后,在瑞士举办的一次会议上,李洁明与恩道尔先生进行了一番私下交谈,老布什总统当时虽然批评了中国对天安门动乱所采取的行动,但在最初却表现出犹豫不决,李洁明因此对老布什总统极为不满。因为他在这次动乱中所扮演的角色非同一般。

有关索罗斯基金会在中国惹出的乱子在1989年的《华盛顿邮报》上有所报道。

夏普的爱因斯坦研究所传授所谓的“非暴力战争方式”技巧,在培训从前的华沙条约国家和亚洲各国的青年运动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乔纳森•莫厄特研究员的研究表明,除其他来源之外,夏普的爱因斯坦研究所的部分资金来自索罗斯基金会和美国政府的国家民主基金会。

在爱因斯坦研究所的机构网站上,该研究所承认曾积极参与在缅甸、泰国、拉脱维亚、立陶宛、爱沙尼亚、白俄罗斯和塞尔维亚的民主组织和反对派进行的抗议活动。它选择的目标国家与美国国务院在不同时期要进行政权更迭的国家完全一致,这并非巧合。正如古希腊寡头执政者所洞悉的那样:“民主”是一把双刃剑,可以操纵民主,利用愤怒的大众的怒火来对付对手。

那个美国的,在全世界从事和平演变的急先锋——“索罗斯基金会”,与中国×××领导的经济体改研究所关系交往颇深,1986年10月11日,是索罗斯大喜过望的日子——索罗斯与中国的某重要机构在北京签署协议,正式成立“中国改革开放基金会”。天上终于掉下了馅饼。索罗斯先生慷慨地承诺,每一年提供不低于100万美元的赠款,以资助中国的“改革活动”。

道上朋友谁不知道,索罗斯大哥的钱,岂是好拿的?一经签订协议,即具法律效力。索大哥的钱当然花来管用,但是,索罗斯的索,是“索取”的索,更是“枷锁”的锁。

此公从1984年到1987年,先后在匈牙利、苏联、波兰、中国建立了各种名目的“基金会”,其目的不言而喻。但是对外则有一套好听的、中性的、没有用什么刺激性的说辞:“协助政府促进经济改革和批判性思维。”

索罗斯自己讲得更直接一些,“要用自己的钱加速铁幕后面的社会改革”。他说,“共产主义正在崩溃,我的目标是帮助建立更加开放的社会,从而加速这个崩溃的进程。”

波兰团结工会大笔经费是他提供的,“大笔的经费”是什么概念呢?这么说吧,在波兰首都闹一次十万人的反政府游行集会,团结工会不眨眼,当然有实力哦。苏联的索罗斯基金会的钱是他提供的,最妙的是,戈尔巴乔夫总统的夫人赖莎女士,众望所归地“应邀”担任了“苏联索罗斯基金会”的主席。

美国国际开发署的金钱流向捆绑着颜色革命

问:恩道尔不是来过中国吗?有人质疑这个人的身份说他是中国人假冒其名。

司马南:您这两句话放到一块不矛盾吗?

所有的质疑都不奇怪,奇怪的是明知仅仅质疑是不够的,却不肯拿出证据来。没有证据,与胡同口老槐树下摇蒲扇侃大山有什么区别?质疑者的功夫应该下在用事实证明恩道尔几本书中所陈述的事实不是事实,包括证明恩道尔本人是被别人冒名的。

其实,恩道尔先生关于美国策动颜色革命服务于美国战略目标的说法并不特别,崔之元先生转来一份材料,标题叫作《颜色革命:“美国制造”的政权变更新形式》,作为备注我把它放在这里,姑且算做一家之据、一家之言。

观点分歧没关系,资料总是可以共享的,大家高兴可以随便看看。看看美国国务院的财政机构——美国国际开发署人家在为颜色革命的情报和实践忙活一些什么。美国国际开发署,作为美国发展其全球经济和战略利益的主要实体,其各个部门致力于过渡计划,重建,冲突管理,经济发展、治理和所谓推进民主这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结论很简单,“哪里有政变,哪里就有符合美国利益的颜色革命或者政权变更,美国国际开发署的钱也流向哪里”。

1983年,美国制定了一种以推行民主为由,颠覆对其不利的国家政府的新战略。通过设立半私营的“基金”,比如,艾伯特爱因斯坦研究院,国际共和研究所,自由之家和后来的国际非暴力冲突中心,美国政府开始向国内政党和海外推进美国计划的团体提供资金和战略援助。

在所有这些基金会和研究所的背后是美国国务院的财政机构——美国国际开发署。如今,美国国际开发署已经成为美国政府安全、情报和国防重要的一部分。2009年,美国正式宣布了“反暴动联合行动”,如今,美国国际开发署,作为反暴活动的一部分,是美国发展其全球经济和战略利益的主要实体。其各个部门致力于过渡计划,重建,冲突管理,经济发展、治理和民主。几百万美元主要通过这些部门从政府流向政党、非政府组织、学生组织和在全球推进美国计划运动。哪里有政变,哪里就有符合美国利益的颜色革命或者政权变更,美国国际开发署的钱也流向哪里。

20年前的天安门广场上,也有很多的钱来自美国,不过,香港凭借其特殊地位往往中间转上一道手,那些钱便极其隐蔽地以香港市民赞助的名义流了进来。

当然,仅仅有钱进来不符合USAID的战略目标的总要求,所以,那时候,“美国之音”汗流浃背最卖块了,对中国的华语广播播音时间加大到24小时,他们大量散布、重复广播各种谣言。

小布什的爹地,老总统布什干脆直接上阵,动辄发表关于天安门的讲话,当然话是要捡好听的说了,床帏之间的事情,拿钱策动中国内乱的事情,USAID的战略目标的事情当然是不能讲的啦。小布什的爹地说:“全世界都在关注天安门广场发生的富有戏剧性的事件,自由的思想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吸引着具有想象力的全世界男女”……“美国将做它所能做的一切,来鼓励中国的年轻的追求自由的人们”。

本文由奥门赌场▎欢迎您发布于奥门赌场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司马南:警惕颜色革命在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演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