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写给好友的一首诗,感情热烈,道尽平生情谊,可谓志同道合

星河天悬,雪落人间。

在唐朝诗人之中,出现了不少重量级的好友。比如李白和杜甫,李白和孟浩然,又比如说柳宗元和刘禹锡。然而,在小珏看来,关系最铁,最为志同道合的还是要算元稹和白居易。元稹现在的名气不算大,似乎和白居易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但在当时他们合称“元白”。

远处高楼,渺渺笛音,如泣如诉,悠扬渐远。那若有若无的笛音,越过夜幕覆盖的长安城,跨过城外昼夜不息的河流,萦绕在那大雪纷纷扬扬的群山。

两人在科举考试时相识,一同登科之后又分配到同一部门工作,两人志趣相投,在各方面的看法惊人一致,因此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伟大友谊。在志得意满之时,两人信马由缰,把酒高歌;在远谪外地时,两人又互相寄诗慰藉。

山中茅舍,寒窗虚掩,涌进几片雪花,裹挟着那哀愁的笛音,飘飘然进入老人的梦中。

在苏东坡的眼中,元稹、白居易都不足道也,他评价这对好友是“元轻白俗”。元稹在后期,因为政治上的失意和感情上的空虚,确实写下了不少艳俗的作品,然而他在翩翩少年时,娶的是东都洛阳留守韦夏卿之女韦丛为妻,作品也不算太过轻浮。

图片 1

元稹夫妇婚后两人关系融洽,然而在七年之后,韦丛盛年去世。尽管元稹年轻时风流倜傥,还以自己的经历写下过《莺莺传》,这也是《西厢记》的蓝本。但是,当有了妻子之后,元稹的感情世界是专一的。韦丛过世后,他写下了着名的《遣悲怀三首》,情真意切,但更出名的,还是《离思五首》的其四:

人生不过百年,不知还能在人间弥留几日,老人的梦中,追忆起童年的趣事,留恋着离别的女子,感慨着年少轻狂的理想……他这一生,有名满天下的辉煌,有一别永年的遗憾,有粗茶淡饭的平淡,也有疾病缠身的苦闷。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当所有的梦境逐一离散,梦中的世界,终于迎来了纷纷扬扬的大雪,还有那大雪纷乱的背影。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老人情不自禁的轻声呼唤着挚友的背影,期待挚友能回头,再说一句无关紧要的话。可惜,那场不息的大雪,转瞬间便埋葬了那身影,只剩下雪中埋了多年的骸骨。

这首诗的开篇两句,即惊艳了世界。“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为无数文人墨客引用,也成为了对于爱情坚贞不渝的名言。它并没有直接描述爱情的甜蜜和诗人的内心世界,而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阐述妻子对于自己的重要性。曾经见过大海的浩瀚无垠,曾经看过巫山之巅最美的云蒸霞蔚,对于别的山山水水,就再也提不起兴致了。

图片 2

诗人以景抒情,巧妙地运用了对比的手法,将对于妻子比作深邃的大海,比作巫山最美的云海,独具匠心。他运用了“巫山云雨”的典故,却又推陈出新,让人眼前一亮。

微之。老人张开干裂的嘴唇,牵动了嘴角的皱纹,念出了这个名字——"微之"。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这两句之中,诗人依然是以物喻人,将花丛比作美女。作者进一步引申前两句的意思,表明自己即使在如花一般美丽的女子中穿行,也不会回头看一看。能做到如此,一半是因为自己已经修道,看破了红尘,一半是因为心爱妻子的缘故。

梦醒之际,往事烟消云散,老人颤抖的坐直身子,遥望着大雪掩埋的山峰。

一开始,这首诗是为谁所作还有争议。有人认为,这是元稹思念少年时的初恋崔莺莺而写,也就是本文所说《莺莺传》的主角。然而,元稹毕竟是后来抛弃了崔莺莺,所以不可能为其说出这么专情的话。

雪下了整夜,在清晨时分才停歇;缠绕梦中的哀思,何时才能停歇呢?

更多人认为,这首诗是创作与元和四、五年的时候,当时元稹的妻子去世不久。《云溪友议》中比较详细地讲述了来龙去脉:

图片 3

元稹初娶京兆韦氏,字蕙丛,官未达而苦贫……韦蕙从逝,不胜其悲,为诗悼之曰:“谢家最小偏怜女……”又云:“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梦微之》

当然,很多人也抨击过元稹言不由衷。但是,我们要看到,崔莺莺的故事发生在元稹婚前,谁还没有过初恋?谁能保证初恋就是未来的妻子?更何况,元稹从没有隐瞒,还将这段经历写出来,我倒觉得他率性真诚,不忘前情。

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在他的妻子过世后,他确实对于女子的兴致漠然。白居易在《和梦游春诗一百韵》中称赞他:京洛八九春,未曾花里宿。不光是在唐朝,就是在现代社会,也没有规定妻子去世,男子不能再娶,再喜欢别的女子。元稹能做到这一点,完全因为对于妻子深深的爱恋。

漳浦老身三度病,咸阳树草八回秋。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本文由奥门赌场▎欢迎您发布于奥门赌场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白居易写给好友的一首诗,感情热烈,道尽平生情谊,可谓志同道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