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缘”关系构建筑和安装徽教派和睦

图片 1

新疆工作总目标是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而新疆宗教关系状况是影响总目标的一个关键因素,要积极促进宗教关系的健康和谐,服务于新疆工作总目标。

中国的“和”文化源远流长,在中国人看来,“和”是和谐、和顺、和平、和善、和睦。和谐是一种良好的交往状态,是彼此在差异基础上的互补统一,是多元关系在动态中达至的平衡结构,是一种精神、一种习惯、一种力量、一种理想。和谐是中国人深入骨髓的文化认同,是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追求之一。

新疆工作总目标是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而新疆宗教关系状况是影响总目标的一个关键因素。在新疆宗教事务和宗教工作领域,要积极促进宗教关系的健康和谐,服务于新疆工作总目标。

和谐涉及我们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宗教和谐至关重要。宗教和谐是两种以上不同类型宗教基于平等、交流、互补、理解、协作而形成的彼此依赖关系和持续结构。宗教和谐不仅关乎个人福祉,也关乎整个社会的和谐稳定。云南有26个人口在5000人以上的世居民族,五大宗教俱全,少数民族宗教和民间信仰多样,多元宗教在云岭大地上和谐相处。云南多元宗教和谐相处的美好图景蕴含的和谐智慧更是值得人们深入探索和借鉴,大理大学校长张桥贵教授和云南民族大学孙浩然教授及其学术团队对此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研究。近日,记者就云南多元宗教和谐相处的经验和可持续呈现的对策采访了孙浩然教授。

新疆历来是多种宗教信仰并存的地区,原始宗教、萨满教、祆教、佛教、道教、摩尼教、景教、基督教、天主教和东正教等宗教历史上都在新疆流行过。新疆大部分历史时期各种宗教文化和谐共存,有时甚至相互借鉴乃至有融合重构之势,如宋代高昌回鹘王国时期形成了一种以佛教文化为主体的富有特色的佛教—摩尼教—景教—萨满教—祆教合成文化。而就维吾尔族来说,维吾尔族的先民曾经信仰过原始宗教、萨满教、佛教、祆教、摩尼教和景教等多种宗教,甚至即使在一部分人信仰了伊斯兰教的情况下,也有另一部分人仍然是佛教徒、景教徒,而且那些宗教遗存直到今天仍然以文化的形式存在于维吾尔族文化之中。比如,一些传统的宗教仪式仍在继续,如在某些地区,巴克西(哈萨克族和柯尔克孜族民间的受萨满教影响的巫师)在群众中依然有一定的影响。

云南多元宗教和谐的原因

当前,新疆不健康不和谐的宗教关系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宗教极端主义的威胁。早在上世纪80年代,宗教极端主义开始向新疆渗透。之后,新疆相关民族的生活、习俗和文化有了异常的变化。宗教极端主义强调政教合一,否定政府权威;极力排斥异己,打压与之不同的文化、宗教信仰。二是伊斯兰教领域出现“去民族化”“去地方化”“去中国化”的迹象,否认相关民俗生活中多元文化层面的世俗化和本土化传统生活方式。极端化以及由之衍生出来的暴恐化,危及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严重影响新疆的长治久安,对普通穆斯林也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

孙浩然认为:“从一种宗教到多元宗教,再到多元宗教和谐相处,这是一个层层递进的过程,需要具备特定的原因和条件。云南多元宗教和谐相处的原因可以从特殊的地缘、族缘、文缘、治缘、教缘等五缘关系中探寻。”孙浩然赞同并介绍了张桥贵教授关于云南多元宗教和谐相处的原因主要是各民族经济上相互依赖、各民族相互通婚、各宗教分布相对平衡等观点。

在新时期,构建新疆健康和谐的宗教关系,就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来引领新疆宗教工作,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基础,增进广大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的政治认同、国家认同、中华文化认同和对中华民族的民族认同。着力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上推进不同宗教信仰者对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认同;着力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上推进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着力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上弘扬各宗教爱国的光荣传统;着力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上加强广大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对中华民族身份的认同,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经济上,云南各民族相互依赖。云南是一个典型的山地省份,极为特殊的自然地理条件和生存环境,决定了云南各民族只有相互依赖、互通有无、彼此团结,才能战胜自然环境的严酷压迫。立体的地理地貌形成了立体的气候、立体的植被、立体的农业分布、立体的民族和立体的宗教文化。云南的各民族相互依赖,山区和坝区互通有无,形成了“汉族离不开少数民族,少数民族离不开汉族,各少数民族间也相互离不开”的和谐局面。云南的茶马古道、南方丝绸之路把信仰南传佛教的傣族所产的茶叶和信仰藏传佛教的藏族所产的畜牧业产品互通有无,因为高海拔的藏族从事畜牧业,食物结构中往往没有蔬菜,只能通过饮茶来补充维生素等多种营养成分,民族群众地区的民族需要生活在高海拔地区民族群众生产的山货,牛羊和皮毛。茶马古道上的重要市镇,无一不是多民族、多宗教、多文化和谐相处。

同时,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主动探寻新疆伊斯兰教中国化的有效路径,用中华文化浸润新疆伊斯兰教,使新疆伊斯兰教体现出中国风格、中国特色。主动有效出击,做到伊斯兰教与极端主义断源、断代、断根、断联。伊斯兰教界努力发掘自身与时代发展进程相适应的思想内容,为信教群众提供适应社会的行为自觉。

历史上,云南各民族有相互通婚的传统。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组建的家庭在云南比比皆是,这样的家庭就存在着民族间、宗教间的人际互动。这种人际互动加深了民族、宗教群体之间的彼此了解、互相认可,模糊了群体的界限,促进了社会团结,营造了多元宗教和谐的局面。如怒江州的丙中洛喇嘛寺钟鸣阵阵、教堂唱诗声悠扬,各宗教信徒相互尊重,成为宗教和谐文化的博物馆。丙中洛境内同一自然村有多宗教并存现象,同一家庭中的成员各自信仰藏传佛教、天主教、基督教乃至原始宗教的状况也较为普遍。在云南,因为信仰不同宗教的民族相互通婚,使宗教信仰保持多元的同时,牢固的家庭内部关系也进一步使多种宗教信徒和谐相处,这种和谐的宗教氛围以家庭为基础扩散到整个社区、整个市域、整个省域。

(作者单位:新疆师范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本文由奥门赌场▎欢迎您发布于奥门赌场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五缘”关系构建筑和安装徽教派和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