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马列哲学

与议会民主、宪政民主体制相区别的另一种现代政体形式就是国家官僚制度。而资本也不喜欢国家官僚制度,因为资本的利益与官僚阶级的利益同样是不一致的。

图片 1

可大清终究是要亡的!

桑田沧海天可见,人难料

图片 2

文/阿汝

在资本眼里,如果宪政民主也能够算作一种政治形式,那它就是世界上最软弱、最虚伪的政治形式。

洗去几日泪水,

图片 3

春秋往事芳菲尽

长按二维码关注公众号“青年思考”

图片 4

扫码添加个人微信赵文凌

图片 5

挥剑斩鲸,把锄荷月,华章再创。

推而广之,韩国的朴正熙军事政权和日本自民党一党独裁的“五五体制”对于经济发展的作用,与中国台湾的威权体制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同,而这无非都证明了他的结论:“鞭子”比“民主”重要、“鞭子下的分工协作”比“无政府状态下的竞争”更重要。

一挥手,一眨眼,

所谓“民主”的实质就是“赚钱”,离开了“赚钱”就无所谓“民主”,“民主”如果不能带来经济发展,并使大多数人过上好日子,这样的“民主”就是动乱。

今日事,

在维持秩序方面,与其靠那些议会里的空谈家、靠那些只顾自己利益的官僚,还不如雇用一批街上的流氓、打手更省事,因为流氓起码有一个好处——打架勇敢。

又见明媚朝阳。

靠专家和宪政治国,靠教书先生治国,这只是资产阶级在自己的翅膀还没有长硬时,用来镇压无产阶级的反抗并自我欺骗的东西,一旦资产阶级的翅膀硬起来了,它就会抱怨议会民主、宪政民主束缚住了自己的手脚,就要急急忙忙地踢开它,以便办自己赚钱的大事业了。

有道是,

资本真正想要的其实是一个能够维护资本利益的权威政府,是一个“挥鞭而下”、维持秩序的强人。

换了人间万象。

官僚阶层有其独自的利益,奉行着自身独特的游戏规则,至于它与资本家利益之间的联系,那就更是十分勉强的。

参悟马列文章,

本文由奥门赌场▎欢迎您发布于奥门赌场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读马列哲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