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高悬

问:每当看到一轮高悬的明月你会想到的古诗句是什么?

       行将返回天界的头一个黄昏,沾血蔷薇墨夏尔在街上徘徊了很久,最终走进月光酒馆里去,向索西亚要了一杯黑色龙舌兰,倚坐在老板娘侧旁,百无聊赖地看着决斗场上的战况。精明雍容的精灵贵妇优雅地呡一口杯中的红酒,侧头看向身边的天族女孩,蓝色的眼睛里涌上一丝笑意:“墨夏尔,你心里有事?”

图片 1

       “嗯……”墨夏尔闷闷地应了一声。马琳•基西卡这个干练的天族女人打开了返回天界的路,以保卫根特的名义招募冒险家和散落在阿拉德的天族人前往天界参与战争。墨夏尔要回去了,根特是她的故乡,但一想到即将抵达的久违的故乡,心底里就是一片寒冷,她甚至犹豫着自己究竟是不是真的想要回到故土去。不安的墨夏尔在街上游荡许久,最终决定还是要来见见索西亚,这个从她一落到天界就亲切待她的长辈。在很多时候,墨夏尔都会错觉索西亚是自己的母亲和导师,那种直达内心的温暖是任何人都从未给予过的,连凯丽都不能。可是在墨夏尔看到索西亚精致高贵的面容时她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或许这无意义的纠结真的没什么值得对人提起,然而,也不知这是否算是幸运,她的心事在索西亚面前瞒不住,于是在她几乎要放弃开口的时候,索西亚先行询问了。

1.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索西亚,我明天就要回天界了。”墨夏尔慢慢地说着,平缓的语气里充满着犹豫不定,让索西亚甚至微微皱了皱眉,“但是……”

2.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但是什么?”

3.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但是,索西亚,我不知道我究竟是为了什么回去。”停顿了漫长的几秒钟,墨夏尔也不知道自己这句话是否应该讲出来,但最后还是认命了,“我觉得,根特的风就像阿拉德的一样寒冷。”

4.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墨夏尔曾经是天界皇女庭院的一个成员,但与马琳不同的是,她默默无闻,既没有出色的一技之长,又从未做成过令人瞩目的成绩。在皇女庭院中她可有可无,根特陷落的时候她与卡勒特交手掉落空海都从未有人知道,甚至几天前她去见马琳的时候这位皇女庭院的长宫女都不认识她。

5.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明月高悬。       她被自己的故乡遗忘了。但公平的是,在阿拉德大陆上做流浪的赏金猎人的这些日子,墨夏尔也从未那么惦念过混乱的故乡,虽然每天都会想起,但终归没有人们以为的那么着急。

6.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墨夏尔很适应做一个冒险者,来自天界的她吃得惯阿拉德大陆的食品,住得惯赛丽亚旅店的房子,也能露宿一夜毫无不适。她还很习惯为了任务浴血奋战出生入死之后在狂欢放纵里大把大把花掉自己赚来的金币。总之,和皇女庭院的生活相比或许她更适合做一个赏金猎人。只不过再喧嚣的热闹也填补不了内心底的孤独,一个人漂泊在异国他乡,连夏季的风都那么冷。

7.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身在异乡的时候会挂念故乡的事,但是真的要回去的时候,墨夏尔想起来自己在天界也是孑然一身。这不是回去,只是“去”罢了。

8.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索西亚抬眼淡漠地看向酒馆的大门,半身的小门板随着进进出出的人不停地摇晃,吱吱呀呀的声音被狂欢迷醉的喧闹声所遮蔽,听不见分毫,但你总知道它一定在响。

9.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墨夏尔,”索西亚说,“鼓起勇气向前走,你才能看到你一直想找的东西。”

10.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墨夏尔看向索西亚优美的侧脸,湛蓝色的眼睛里仍然洗不去深深的落寞:“你会忘了我吗,索西亚?”

汉魏六朝诗里,除了东晋的玄言诗外,我感觉最难欣赏的是西晋诗,因为它们通常都有非常强的冗长之感,层次又多,用语也繁,拉拉杂杂的,一点儿都不飘逸。像潘岳的在河阳、在怀县,都又叙生平,又写风景,又表白心志的,既没有汉魏那种浑然一体的高古之感,不太有“四顾何茫茫,东风摇百草”那种会心一击,又不如后来南朝那么精致流丽。所以读西晋诗我基本上是滑过去的。

       “呐,你知道月光酒馆里的孩子很多,如果你不想我会忘了你,那就努力走好自己的路。”索西亚笑了笑,温柔而且神秘,“记住,不要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如果自己都把自己忘记,那就真的没有人会记得你了。”

西晋诗人里,我最喜欢的是张协。他的杂诗十首写景体物真是十分精巧,格调又不俗,而且有一种奇妙的静谧感,像“腾云似涌烟,密雨如散丝。寒花发黄采,秋草含绿滋”,“借问此何时,蝴蝶飞南园”,在西晋诗那种繁缛的风格里,简直是一股清流了。

       如果自己都把自己忘记,那就真的没有人会记得你了。

但是最著名的西晋诗人还是陆机啊。陆机的好我一直没有get到,所以也不是很懂为什么对于后来人来说,他的影响力那么大。大概只有两首著名的诗,是比较符合我的审美的,一首是拟古诗十九首中的明月何皎皎:

       墨夏尔已经不是返回根特参战的第一批冒险家了,按照马琳的安排见到泽丁的时候根特的战况已经过了最紧迫的时候。虽然说摩伽陀航路的开通为天界带来了无数阿拉德的异族冒险者,也确实为扭转战局做了极大贡献,但泽丁看见同族的墨夏尔的时候眼睛还是掩饰不住地亮了:“我们天界的女枪手,你叫什么名字?”

安寝北堂上,明月入我牖。照之有余辉,揽之不盈手。凉风绕曲房,寒蝉鸣高柳。踟蹰感节物,我行永已久。游宦会无成,离思难常守。

       “沾血蔷薇墨夏尔。”墨夏尔觉得自己的声音平平得近乎无机质。但泽丁并不在意。

和他其他的拟作几乎是逐句改写原诗不一样,这一首是抓住了原诗诗意的彻底重写,照之有余辉,揽之不盈手,这是多么深情的孤独的人和月光啊。想到后来张九龄写著名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时候,也写了一句“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就像是对陆机这两句的一种“注解”一般(虽然情绪基调已经非常不同了)。

       “墨夏尔,好名字。在切断补给线的任务里你的表现很出色,果然不愧是我们天界之花。虽然根特战局已经扭转,但我们仍然不能够掉以轻心,对于敌人我们一定要予以歼灭,不留后患。调查敌人动向的这个任务由你来完成最让我放心了。”

另一首是《赴洛道中作》其二:

       泽丁说,皇都军在敌人的后方也潜伏有自己人,墨夏尔最好是能和他们会合,以更好地掐住敌人的命门。在抄向敌人撤退方向的路上,墨夏尔猜测着那些潜伏的人中会不会就有皇女庭院昔日的同伴,战争开始之后有不少皇女庭院的成员为了报国而申请加入了正规军,但她们经特别训练得来的作战素质注定了她们可以起到很特别的作用。身为皇女庭院曾经的一员,墨夏尔无疑很明白这个。为了更容易获取对方的信任,墨夏尔甚至找出了自己曾经在皇女庭院时穿过的衣服,白衣黑裤,酒红色手套和盘长结腰间绑带,带着浓浓的天族根特风格和漫游枪手独有的矫健感,只是过去那头利落的短发已经长长,淡金色的头发柔软地披落在后背上。这样或许会有人认出来吧,不仅仅分辨得出她是皇都军的助手,还有曾经的那个皇女庭院之花,伊瓦。

远游越山川,山川修且广。振策陟崇丘,案辔遵平莽。夕息抱影寐,朝徂衔思往。顿辔倚嵩岩,侧听悲风响。清露坠素辉,明月一何朗。抚枕不能寐,振衣独长想。

       伊瓦这个名字,在掉落空海之下便被她隐藏起来,说不清是什么原因的,她就是不喜欢报出真实的名字,而取了墨夏尔这个月光照耀的代称。渐渐地伊瓦这个名字便随着她的身份一起被隐藏在了时间的深处。即便是身为伊瓦的时候,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记得吧。墨夏尔自嘲地笑笑,从草丛中一跃而出,甩手丢出的一对鹰枪呼旋着冲入卡勒特士兵群中,回旋着散射出的子弹顺利地扫清所有的人后稳稳回到墨夏尔的手里,随即转身望向梳着高马尾背着重火器的天族女孩,嘴角勾出一丝放浪不羁的微笑:“哟,你好,我是泽丁派来帮忙的冒险家,沾血蔷薇墨夏尔,你是皇都军哪个分队的?”

这是太康年间陆机、陆云兄弟离开家乡赴洛阳的旅途中所作。陆机的生平和西晋的政治史我其实不是特别清楚,大概只知道是南方望族子弟离开了家乡,北入中原,世网婴我身,最后死在八王之乱里。作为陆逊的孙子、陆抗的儿子,在“家邦翻覆”且同族“彫落殆半”之际,为新朝的政治职位远离亲族、奔波四方,会是什么心理状态我其实也不是很能揣度。这首诗,马不停蹄翻山越岭,忽然一切静止了下来,一轮明月高悬空中。明月一何朗,是停下以后的“发现”,这清辉之下是怎样孤独的旅人呐。

       女孩子的话,兴许是皇女庭院也说不定。

他还有别的名句,比如“京洛多风尘,素衣化为缁”,人生的岁月和遭际,那些不可言说、只堪一叹的风霜雪雨,就这样优雅自然地、甚至是轻盈地写化为一个画面,回味不尽,脑补无穷。这两句因为写得实在是好,实在是有名,所以一直有化用的,比如我们都熟悉的陆游的“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还有我见过的最伤心的、简直痛彻心扉的柳宗元的《梅雨》:海雾连南极,江云暗北津。素衣今尽化,非为帝京尘。一个大写的虐了这就是。

       但是没想到少女却迟疑着摇摇头,湛蓝色的眼睛深处全部都是空茫和疑惑:“我不记得我是谁了,也不记得我是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你知道我吗?”

也就到此为止了,我对陆机的认识也就到此为止了,他还有那么多乐府诗,我懒得去仔细看。

      墨夏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有压了压自己的帽檐,叫这个女孩子跟上自己。

直到这一回文章,写南朝诗歌题材的变化,写行旅诗、乐府边塞诗等等,我不得不从汉魏西晋一路把各个题材的文本传统顺到刘宋,才知道对于后代诗人来说,陆机是多么大的一个节点。

       “也许卡勒特会知道你的事,我们抓住这个知晓的人就可以了。”

就行旅诗而言,这个题材虽然一直有人写,是从陆机开始才真正确立,旅途和人生身不由己的关联,也是从陆机开始建立的。而对于乐府诗来说,真正为文人乐府的文本进行了“定型”式的创作的,也是陆机。汉魏乐府还是和音乐有太多千丝万缕的联系,即使三曹七子确实已经有不少纯粹的文本创作,但真正大量把乐府诗文人化的,还是陆机。也正是因为如此,后代诗人,颜延之也好,谢灵运也好,鲍照、沈约也好,模拟乐府诗的时候,更倾向于去亦步亦趋地学习陆机,而不是直接模拟汉乐府,从他往下,一直到永明文人用赋题法开始写乐府诗之前,除了鲍照以外,大部分乐府诗都笼罩在陆机的影子下。(还有一个“典范”是曹植)

       失忆的少女是一名优秀的枪炮师,一路上墨夏尔和少女的进程几乎算得上顺利。一枪爆掉一个卡勒特士兵的头后,墨夏尔回头看了看端着反坦克炮的少女,虽然失忆,但战斗的时候目光坚定,手下没有丝毫的忙乱。她是非常优秀的战士,可惜她遗忘了自己的来处。墨夏尔突然替她感到恐惧,深深地害怕她遗忘了来处遗忘了自己也被来处所遗忘,那个时候她也就失去了去处。被遗忘在世界的角落里,被自己遗忘,墨夏尔找不到这个少女可以依凭着活下去的东西。

这是这次的一个最初步的感想。

       伊瓦被墨夏尔深深掩埋在时间的深处但依然可以以沾血蔷薇的身份做赏金猎人,而少女遗忘了过去的自己将不会有任何的路给她走。

从古至今,月亮都是被寄予相思之情的一个好的载体。每个人在面对一轮高悬的明月时都会文如泉涌,诗意盎然。我最先想到的关写月的古诗句是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熟悉的孑立感深深地冷进骨子里,墨夏尔一点都不想看着这个少女走向湮灭的未来,她得帮她找到被遗忘的东西。墨夏尔突然觉得这是自己愿意承担的无利可图的责任,只为了不想再看到一个自己的同类。

当然文人墨客,脍炙人口的古诗词还有很多,例如:

       但是命运总不会尽如人意,遇见背叛者朗克的时候,一句“你居然还活着”让她们以为能够抓住少女失忆的线索,但无法者出身的朗克还是逃掉了,线索中断,两人只有先回到泽丁处再想办法。回程期间墨夏尔看着少女清秀坚毅的脸部线条,幽幽地问:“如果你找不到自己从哪里来,你要怎么办?”

1.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唐]李商隐 无题

       “我不知道……”少女说,“我想我没有别的出路,只有继续找下去。我知道卡勒特是我的敌人,我也知道朗克和吉赛尔的名字,那就沿着这条线索找下去。”

2.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宋]王安石 泊船瓜洲

       “一个人去找吗?”

3.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唐]张继 枫桥夜泊

       “我不知道谁会是我的同伴。墨夏尔,你会帮我吗?”

4.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唐]李白静夜思

       “会。”

5.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宋]辛弃疾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

       然后少女笑了,她的笑容像是春天里最干净灿烂的野花。墨夏尔看着这样美好的笑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已经很久没有真正的笑容了,甚至于都快要忘记笑的情绪是什么滋味,但少女并没有丢掉这份最珍贵的东西,如寂寥山岗上那一轮静静的满月。

6.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唐]王维鸟鸣涧

       绽放在残破荒原上的花朵,越是开得灿烂美好,越是让人心疼得手足无措。

7.望断行云无觅处,梦回明月生南浦。--[宋]司马槱黄金缕·妾本钱塘江上住

       带着失忆的少女回到根特工坊街,在向泽丁报告这一情况时马琳•基西卡匆匆赶来,素日严肃的宫女长脸上满是惊喜和心疼:“莱妮?莱妮还活着?!”

8.迁客此时徒极目,长洲孤月向谁明。--[唐]李白鹦鹉洲

       “莱妮?你是说这个少女的名字吗?”泽丁挑了挑眉。

9.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宋]范仲淹苏幕遮

       “是啊。莱妮以前是皇女庭院的成员,战争爆发后为了更好的发挥军事才能而申请去了正规军,但她依然是我最器重的下属。”马琳扶了扶自己快要跑掉的眼镜,蓝色的眼睛始终温柔而欣喜地打量着眼前几乎什么都不记得的莱妮。

10.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五代]李煜相见欢

       “嗯哼。”墨夏尔冷冷地哼了一声,嘴角一勾就是一个邪气不羁的笑,“那么这个少女现在有归处了,而且,她的问题,总要让吉赛尔为之付出代价才行。”

 

       “说的没错。”马琳转过视线来看着墨夏尔,神情瞬间恢复了惯有的严肃,“冒险家,我很感谢你把莱妮安全地带回来,但是现在不得不再拜托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

 

       “抓住吉赛尔。”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墨夏尔的心底里冷冷地笑开了,抓住吉赛尔,这是多顺理成章的事情,即使马琳不打人情牌也没关系,泽丁这个钢铁一样的女人也一定会礼貌地要求自己做这件事。在摸清敌人的撤退路径之后没有理由放任逃走,追击是一定的,而在兵力并不充足的情况下,委任墨夏尔这样的冒险家们岂不是最好的选择吗?

一是我是农村娃,独在异乡!看着月光就想起家乡八月十五左右白玉盘的月光,家人敬月,赏月的情景!夜风微微凉,树影婆娑,低声笑语犹在耳畔!

       马琳根本就不记得当初莫名失踪的伊瓦,即使她此时正穿着还在皇女庭院时的衣服,因为伊瓦在皇女庭院可有可无,能在皇女庭院记忆里留下刻痕的,只有莱妮这样热血能干的姑娘。

二是这首静夜思是小学二年级春学期学的,那时候网络不发达,唯一的乐趣是追逐玩乐!除此之外就是熟读课本!那时候正值万物勃发之际!记忆中满是紫红色的桑葚,嫣红的在树梢,深紫的铺满了地面!没有别的吃食,这些大自然的馈赠就成了最解馋的零嘴儿!我们可以一遍遍背着这些古诗!一边从树梢或地上捡熟的要滴出甜水的往嘴里塞!甚至比赛倒着背古诗,那种甜滋滋的美味和比赛赢的自豪感永远留在了那个年代!

       墨夏尔想起索西亚对自己说的那句话:“不要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如果自己都把自己忘记,那就真的没有人会记得你了。”

每当看到一轮明月,我首先想到的是李白的《静夜思》。李白的静夜思:

       看起来,伊瓦这个名字,已经可以彻底任由其灰飞烟灭在记忆的最深处。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李白的这首诗流传广,可以说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为什么这首诗会有如此效果呢?是语言优美吗?其实就是口语,人人都懂,没有华丽的词藻,没有晦涩的语言,通俗易懂,人人喜欢。

       墨夏尔看着站在旁边的莱妮,她仍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但至少领回了自己的名字,她是不会像伊瓦那样因被遗忘而死亡的。墨夏尔嘴角桀骜不驯的微笑因此染上了一丝温柔和暖意,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细节包括她自己,但这已经无关紧要。

人人都喜欢这首诗,看见现在写诗就应该提倡通俗易懂,口语化一样写出好诗来。越难懂的诗越不易流传。

       和莱妮一起前进在追击的道路上,墨夏尔常常忍不住会在任何时候默默地去看莱妮的眼睛。莱妮长得并不算很漂亮,普通的天界女孩,眼睛也不大,但湛蓝色的眼睛始终饱含着坚毅,这份坚毅让墨夏尔感到有些着迷,忍不住地在思考伊瓦和莱妮一个被遗忘一个被牢记,究竟是哪里有了致命的差异。

为什么有不少人对此诗提出疑义,大家有争议呢?就是因为这首诗太经典了,经典的诗歌更有人进行研究,刨根问底。关于“床”的争论在这里不想多说了。

       出发追击吉赛尔的时候莱妮坚持着要同墨夏尔同往。她就用这双坚毅清澈的眼睛直视着马琳,对她说自己要亲手向吉赛尔讨回自己的记忆,至少也要讨到真相。于是马琳同意了她的请求。墨夏尔能够清晰地分辨出那时候马琳和泽丁眼底里的那一丝并不明显的欣赏,不过对于记住一个下属来说这仅有的一丝欣赏大概就足够了。曾经的伊瓦一直都缺乏这一点,努力地做事却并不曾让宫女长有印象,没有机会或许也是一个原因,但也存在一些必然性,那就是如果是莱妮的话马琳一定会知道,但伊瓦恰是被忽视的那一个。

有研究者说,宋代版本的静夜思是这样的:

       现在的墨夏尔,如果不是一个天族人,如果不是一个漫游枪手,或许泽丁也未必会在前来帮忙的众多冒险者中看见自己;如果不是救了莱妮,如果莱妮不曾被马琳记住,那么马琳也未必会对自己有印象,哪怕是作为一个前来支援的冒险者的形象而非曾经的下属。

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

       不管是过去的伊瓦还是现在的墨夏尔,都透明得像是一阵风一样。飘逸如风自然可以算得上是冒险者的一类风格,但也就意味着她恰恰缺少莱妮这样脚踏大地的坚毅,恰恰缺少能够让别人记住自己的那一部分。

这是不是李白的原作,在这里不想做出判断。据说日本的语文课本上就是这个版本的。听说日本人认为是李白的原作。

       墨夏尔已经对故乡死了心,但对于今后的漫长人生里不被任何人记住,她仍然不甘心。

不管怎么说,不管怎样争论,后来改动的版本是很好的。用一个“明”字改动了这首短诗的两处,实在是妙极了。难道就没有别的字来代替这两个字吗?应该是没有。这两处恐怕李白在当时也费了不少心思,李白有可能在当时苦思冥想也没有想到这个“明”字。

       走到半路的时候背叛者朗克突然现身,隐藏在丑陋面具之后的亡命之徒大笑着诘问墨夏尔是否明白了皇都军使用间谍的阴谋诡计,并指控莱妮就是那个间谍,因为是见不得光的间谍,所以她本该死。墨夏尔伸手按按自己的帽檐,嘴角轻轻勾起一丝招牌式的冷笑:“她是失忆了没错,可惜名字还没有被遗忘,所以怎么可能该死?”放弃了所有冠冕堂皇的对答,墨夏尔抬手便是一记浮空弹,朗克侧身躲过,拔枪的间刻墨夏尔竟然已经冲到了身侧一米稍强的距离,左轮黑洞洞的枪口正正对准他的太阳穴。

这首静夜思看来是后来经过很多文人进行加工成果。这首诗的确是一首脍炙人口的好诗。在那个文言文的时代,能写出这样的好诗歌真的是不容易。

       枪声响起,地面上整齐地泼洒开扇形血迹,肉体倒地的声响十分沉闷。墨夏尔从容转身看向不远处目睹了一切的莱妮,少女手里端着激光炮,看着朗克被爆头的尸体面色冷峻。

本文由奥门赌场▎欢迎您发布于奥门赌场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明月高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