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芋头,白薯

昨夜一场雨过,天刚蒙蒙亮,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清晨的凉爽和泥土的芬芳。一个收拾得干净整洁的院子里,农具摆放得整齐有序。一只小狗还在屋檐下懒洋洋地卧着,不时地伸个懒腰,晃晃脖子,活动活动筋骨。

图片 1

卫东妈手里端着一碗鸡蛋茶,颤颤巍巍从厨房来到院里,连打几个喷嚏后,冲着屋里喊:“他爹,快起来,鸡蛋茶都冲好了,起来喝了咱赶紧去拽红薯苗。把抽屉里的感冒药配一顿,给我拿出来!”

母亲昨天来我家,给我带来了一袋红薯和一些晒干的红薯片。只有母亲知道,我对红薯情有独钟。

卫东爹手里拿着几片药急急慌慌从屋里走出来:“天天叫明鸡一样,也不多睡会儿!自己不睡吧,也不叫别人安生!咋了?又感冒了?”

每年的霜降节气后,辛勤的人们开始在地头割红薯藤,挖红薯。红薯对于农家人来说,浑身都是宝。

卫东妈恨恨地递过手里的碗,“就知道睡,一点也不知道操心!也不看看别人家都在干啥?抢着这场墒去地栽红薯呢!能睡得住吗?!我早上起来就头疼得厉害,忍不住了,得吃药。昨儿去红薯池里给红薯苗掀棚通风时淋了点雨,受了凉,这会儿感觉身上发冷,应该又是感冒了!”

每年的五月份,人们将红薯种从地窖拿出来,一排排种在肥沃的土壤中,大概一个月左右,红薯苗就长到一尺多长,端午节前后,就可以将红薯苗栽种在松软的土地里,施入一些农家肥,基本就不需要多管理。红薯苗能长几米长,红薯藤是农家猪的主粮食,将长长的红薯藤割了裁成细细的粉末,在锅中煮熟了喂猪,猪宝宝长的又肥又壮。红薯藤割了一茬又一茬,等到十月份,红薯宝宝就成大了,成熟了,有些肥下的足的红薯将土地都胀开了,看见红薯宝宝胖胖的身子,用手一扒,红薯就出了土,放在柴火灰里一烧,香喷喷的烤红薯让人垂涎欲滴。这样香甜的烤红薯伴随我们整个童年时代。

可不是老了咋地,“越是怕,狼来吓”,最近几年只要一想到“感冒”俩字,就像得了诅咒那么灵,紧小心慢小心,还是难逃一劫。

图片 2

卫东妈接过老头子递过来的药,就着自己的那碗鸡蛋茶把药一股脑倒进嘴里,仰头咽下。

红薯藤割了回来,挂在屋檐下阴干,到了寒冷的雪花飞舞的时节,干红薯藤就成了猪的饲料,用这些红薯藤喂养的猪肉香甜可口,是正宗的土猪肉。而地底下的红薯,就成了人们的口粮,在粮食不丰足的时候,放一半米一半剁成块的红薯一起煮了,米饭都香软许多,即使没有胃口的人都会吃上一大碗红薯饭。几乎每家每户都会收几百斤红薯。红薯放久了也会坏掉,人们总是想方设法让红薯在变坏之前让它成为另一种可口耐放的食物。红薯干就是每家必做的。将新鲜的红薯洗净削皮,放在锅上蒸熟,加入芝麻,桔子皮,生姜未搅匀了放进打豆腐的箱子里压干水分,再截成三角形,四方块形状,放在大太阳底下晒干,就成了色相味俱全的红薯干了,生熟可食,满口香甜,老少皆宜。

“要不就晚晚吧,你回屋去躺着歇歇。栽红薯不急这几天,等他姨家的红薯载上了,让她们过来帮咱。”

图片 3

“帮,帮,这几天谁家不是一地的活?躺着,我可享不了那福,自己能动,就别指望着别人!”

红薯分很多种,有一种淀粉非常多的红薯,专门做红薯粉的,这种红薯不好吃,很硬,很粉,将这种红薯用机器打碎了,用一块包袄布包住打碎的红薯,在水中一遍一遍的洗,淀粉就沉淀在水中,红薯渣留下喂猪,红薯粉又被人们加工成红薯粉丝。相信许多人都吃过这种美味的红薯粉丝。以前没有机械化,都是手工洗红薯粉,那真是一个累人的活,常常让人腰酸背痛,但看着一桶桶雪白的红薯粉,这些辛苦也就不算回事了。红薯粉煮熟了吃可以清热解毒,每次我口腔溃疡了,煮上一碗红薯粉放上白糖吃下,两天口腔溃疡就好了。

“就你最逞能了,娃儿们说了多少次,不让种地了,不让种地了,你偏要种!种点麦子吧,还凑合,旋耕机进到地里一犁,再把麦种一播,到时候收割机一收,不费啥人力。可是,谁让你种红薯呢?又得栽种,又得侍弄,一个一个从土里刨出,跟石头一样重,好不容易拉回家,又是下窖,又是磨粉……

现在红薯从地里挖回来,就可以直接送加工厂,省了许多时间,但仍有许多人仍愿辛苦一点,也要手工洗净,手工加工成红薯粉丝,这样的红薯粉丝味道最正宗。城里人都爱农家自己加工的红薯粉丝。有些红薯种植大户,一年可以收一千多斤红薯粉丝,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我们这儿在政府的支持下,办了一个大型红薯粉丝加工厂,产品销往全国各地,口啤很好。

一样一样的,都得要气力,自己身体不好又不是不知道!”说了几百遍的旧话重提,卫东爹知道拗不过一向倔强的孩儿他妈,既心疼又埋怨,既委屈又无奈,边往厨房送碗边小声嘟囔着。

做红薯干的是一种食用型红心薯,味道甜,生吃都比苹果味道好,有些人给他一个苹果他不吃,给他一个红薯喜笑颜开地吃的香甜。还有一种紫薯,剧说营养价值极高,但农村多数人种的是淀粉型红薯和食用型红薯,紫薯产量低一些,少有人种。以前红薯藤是用来喂猪的,现在红薯藤嫩尖成了人们餐桌上的美味佳肴。

“快点,快点”,一想到池中的红薯苗青油油一片,长势喜人,正是移栽的好时候;一想到别人家都是趁着刚下过雨,地里有墒,抢着移栽红薯苗;伟东妈就觉得自己这几天可不能躺床上生病,可不能干瞪眼看着别人家的活干在自家前头;庄稼人结实,皮肉之苦能忍就忍,地里的活是万万不能错过时机的!

图片 4

强打着精神,伟东妈不停地催着老头子和她一起到村头的红薯池中去拽红薯苗准备中午到地里去栽。

又到了红薯丰收的季节,今晚又可以吃到香喷喷的红薯饭了。

村头红薯池里的秧苗长势正好,一棵棵矮矮的、壮壮的,绿油油、泛着光,像一个个急着长大的孩子,踮着脚、伸着头比赛谁个儿高。一阵风刮来,这满池的秧苗啊,绿得可爱,油得发亮,正沐浴在风中,翩翩起舞呢!

正是种红薯的忙季,昨天的一场雨,像众望所归的老村长,不动声色就召集了村里大大小小的劳动力。

一大早的红薯池里,不一会儿就热闹了起来。男的、女的,年轻的、年老的,大孩子、小孩子热闹作一团。干活的,专心干活,排除一切干扰;捣乱的,使劲捣乱,想尽一切办法。

“老嫂子,打个电话,让卫东卫红回来帮你,你俩年纪也大了,没力气,又都是有毛病的人,可别累着了!”相邻秧苗池边的强子妈一边快速拽苗一边对卫东妈体贴地说。

卫东妈站起身想活动活动蹲麻了的脚,是呀,虽然人前不服老,但卫东妈也知道自己和老头子都是六七十的人了,前年自己得了脑梗塞,要不是去医院及时,可能现在就躺床上不能动了。

老头子一急之下,犯了高血压,医院里是真不能进,花钱多就不说了,什么血脂稠、血管硬化……查得人浑身是病,吓得人胆战心惊。

“可是孩子们忙啊,他们这些年在城里上班的上班,打工的打工,吃人家饭受人家管。几个孙儿孙女还正上着学,天天回家要吃饭,哪能走得开呀,这地里的活是谁都指望不上。”

“老嫂子,那就不种了,你和我不一样,不用牵挂着攒钱给大儿娶媳妇儿,给女儿贴补家用,供小儿上大学。你几个孩子都争气,大城市的大城市,小城市的小城市,从不缺你钱花。谁让你在家种红薯了?真是不会享福,你们俩好好的,别给孩子们添乱就好了。”

“那哪成啊,我不是缺钱花,那种坐吃等死的日子我可过不了,当一个废人,我还不如前年得病时一口气过去了。人能动的时候还得动,省的病了躺床上由不得自己了。孩子们平常在外面尽吃些鱼肉荤腥,每次回家里来都馋咱庄稼地里的土特产,我还得在孙孙们回来时烤红薯给他们吃呢!”

说起孩儿们,伟东妈还真是想念,自从几个孩子相继考上大学参加工作,离开老家进城打工,结婚成家生孩子,孙儿们陆陆续续上了学,平日里他们都在自己城里的小家,一年也很少能回老家来见上几面。

本文由奥门赌场▎欢迎您发布于奥门赌场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毛芋头,白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