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把钥匙的爱情微小说

她打电话说,老公,你在哪儿?我的钥匙丢了,进不去家了。

赵大妈上午接到儿子赵志成捎来的口信,这个高兴劲儿是没法说了。

他回答,老婆,我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呢,你稍等,别着急,我一会就到家了。

赵大妈是个安份守己的人。眼下娘儿两个样样都满意,唯一挂在心上的就是缺少一把“钥匙”,去开一把锁——为儿子找个对象。前几年,大妈也曾请人给儿子介绍过对象。女方前来相亲,走时都是一个调儿:“进门见到床,房子实在太小啊。”后来呀,自然就一枪刺死杨六郎——戏唱不下去了。为此,赵大妈几次申请要求扩大住房,总是不得如愿,谁知一月前,她的儿子赵志成被提拔担任了厂党支部书记,眼下又恰巧碰上分配新楼房。大妈在梦中笑醒了多少回,这下总可以彻底解决了。不是吗?上午儿子捎口信来说:“一定把钥匙带回家。”

他停好车,看到了正坐在小区花坛边的她,好无助的样子。他们在周围找了好久,两个人都说没有找到钥匙。

饭前,赵大妈忙完了灶的上事,乐滋滋的坐下来,忽然,听到隔壁王大嫂叫大女儿阿巧快去给弟弟送饭。一阵怜悯之情涌上赵大妈心头:王大嫂一家五口人,住着和赵大妈家同样的房子。屋里放一些生活必需品外,就只能放张桌子。她的丈夫是个技术员,每到夜间,父亲要绘图,儿子要做作业,一张桌子,“轮流执政”也来不及。三个孩子睡在矮小的阁上,前天,小三爬梯一不小心跌了下来,住院好几天了,伤势还没痊愈。“一定要叫志成也给她想想办法。”赵大妈想。

他们只好上了楼梯,他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夫妻俩坐在了沙发上说话。

“妈。”儿子回来了。他显得挺精神。赵大妈细细端详着儿子,一双大眼眯成一条线,慢慢地视线转移到儿子的上衣袋上。“妈!”儿子又一次叫着。“唔,哎!”赵大妈应着,马上端了一盘花生米和儿子最爱吃的红烧鱼,咕噜噜地倒满了两杯果子汽酒,亲热地说:“志成,平时妈不许你喝酒,今儿妈高兴,你只管喝!”

他说,老婆,今天这一幕,你是不是感觉有点熟悉呢?

赵大妈一喝酒,话就更多了:“二十八岁的人了,总好谈个对象了吧。自己谈不来,我再请人给你介绍,如今这钥匙……”

她回答,老公,当然了。

“妈,看你对象对象的,我还年轻。急什么?”赵大妈想:他把我蒙在鼓里?今天也在和我兜圈子了。上午自己还给我捎过信的。忘了?想到这里,她格格格格地笑了起来,笑儿子说话三弯两曲实在是不高明。

十多年前,她也曾坐在小区花坛旁边,好无助的样子,恰巧遇到了晚饭后习惯散步的他。

志成知道妈妈把事情误会了。他不愿挫伤妈妈的心,但又不得不说明事情。他从上衣袋里摸出一把崭新的钥匙,说:“妈,这个新房钥匙您说给谁最合适?譬如说王阿姨家……”

本文由奥门赌场▎欢迎您发布于奥门赌场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两把钥匙的爱情微小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