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烟的女人短篇小说

发白的太阳将一把把滚烫的光狠狠地刺在迎面对着它的万物上。一切都失去了生机,连小河沟里细细的流水都显得那么有气无力。

很多女人不喜欢吸烟的男人,可我觉得吸烟的男人有一种原始的魅力.男人在沉思的时候点上一根烟,让思绪在无语的烟雾中慢慢飘散开来,再随之而去.那种神态似乎让人觉得有些无奈,便会产生一种怜爱的心理.烟在男人的指缝中蔓延,心情却在烟灰的沉淀中凝聚.男人吸烟不一定是生理上的需要,某些时候恰恰是心理上的需求.男人痛苦时往往不会选择眼泪而会选择烟,男人在快乐时选择烟而不是语言.因为烟在很多时候可以是你的知己,它在你无所适从的时候陪伴你,在你疲惫郁闷的时候倾听你.并和你一起回忆和感受曾经值得怀念的往事.

夏日午后的树林格外静寂,一头老牛吃饱了青草卧在浓密的树荫下安闲地打着盹,长长的牛尾懒懒地摔打着几只围着它低声嗡嗡的苍蝇。

我喜欢吸烟的男人,不仅因为男人身上那淡淡的烟草味,而更喜欢在烟雾缭绕的烟圈里去揣摩男人、观察男人和理解男人。

不远处的一棵杨树下,斜靠着一个塞满青草的背篓,旁边一位看起来有五六十岁的老妇满身疲惫地背靠着树干瘫坐在地上。

很多人都不喜欢吸烟的女人,可我觉得吸烟的女人有一种淡淡的忧伤气质和另类美的韵味。女人在释放感情时,在过滤寂寞时,抚摸着烟,亲吻着烟的唇,在烟雾弥漫中可以把曾经很遥远的记忆拉近,心底那份柔情在袅袅的轻烟中慢慢上升,当思绪渗出,眼角有泪滑下,才知道那是烟问候的语言,有安慰、有呵护.因此女人会用情感做烟丝,用爱去包裹,在与烟的拥抱和亲吻中把所有的寄托吸进肺里,因为那里离心最近.心才会把那份淡淡的柔情保存起来.因此女人并不是因为孤独而选择烟,而是在和烟的相拥亲吻中感受那一份宣泄和释放后的平静.

被汗水浸湿的乱发黏在皱纹交错的面颊上,她也懒得去理一理,一任汗珠汇成小溪顺着额头和黝黑面颊上深刻的沟壑不停流淌。

我喜欢吸烟的女人,不仅因为女人吸烟时那种静态的美,而更喜欢在轻烟淡雾中欣赏那幅动态美的风景画.

大口喘了一阵粗气后她伸手从皱皱巴巴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烟袋,捏出一撮碎烟叶慢慢塞进古铜色的烟袋锅,按了按,点燃后,悠悠地抽了起来。

青烟袅绕中,她眯缝着的双眼渐渐有了光亮。

薄薄的烟雾里她看到了已经死去二十多年的老汉叼着烟袋站在犁耙上仰鞭耕犁的样子……

丝丝烟雾里,她又想起老汉临走时把烟袋塞进她手里,用游丝般的声音艰难地说:“往后的日子,你可要撑得起……等到娃大了……”

娃大了,她已经学着老汉的样子熟练地抽起了旱烟袋。开始浓烈苦涩的味道让她呛得眼泪不止,后来这味道竟变成了一种解药,天天离不了。

最初她躲在角落里偷偷抽,后来在人场上她也不再避讳,抽旱烟的动作比男人还娴熟自然,自从老汉走后,她就不把自己当女人了。

出外打工的儿子每次回家都不忘给她买上两条纸烟,但她就是吸不惯也舍不得吸……

吸完一锅烟,抬头看看从头顶叶缝间斜射下来刺眼的阳光,她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地叹了出来。

枯瘦的双手把烟袋锅里的烟灰磕净,撑着地缓缓地站起身来,身上的每一个关节都像是生了锈咯吱作响,探了探头,直了直腰,再次蹲下身艰难地拽起背篓,矮小的身子立刻变成了一只负重的蜗牛。

慢腾腾解下牛绳,轻唤一声:“起了!走!牛娃该醒了!”

除了吱啦作响的知了,烈日下的村子一片安宁,人们都还在午睡,羊肠小道上,一堆凝重的草垛、一头年老的黄牛缓慢地移动着,那个破旧的烟袋随着蹒跚的步履在她的腰间摆动着。

她抬不起头,直不了腰,但脚下的每一步都朝着家的方向,她只想着:快点回去,从工地脚手架上摔下来瘫痪在床的儿子还在等着呢!

站在二十六楼的落地大阳台上透过明亮的玻璃窗俯瞰整座小城,才会深刻感受到夏夜的妩媚。

本文由奥门赌场▎欢迎您发布于奥门赌场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吸烟的女人短篇小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