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英雄传人物之陈玄风 ,陈玄风 简介

问:《射雕英雄传》中的铜尸陈玄风如果活着,凭他与梅超风夫妻俩,斗得过全真七子吗?

陈玄风

陈玄风,金庸名著《射雕英雄传》中的人物,江湖人称“铜尸”,是桃花岛主东邪黄药师的6大弟子(曲灵风、梅超风、陆乘风、武眠风、冯默风、陈玄风)之一,年轻时在黄药师门下习武并与梅超风相爱,私定终身,不仅如此,二人还觊觎黄药师的《九阴真经》。之后二人偷走《九阴真经》下卷,私逃离开桃花岛。

图片 1

1生平

陈玄风是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的人物,他是「东邪」黄药师弟子、黄蓉师兄。

陈玄风脸色焦黄,有如赤铜,脸上从来不露喜怒之色,好似僵屍一般,周身铜筋铁骨,刀枪不入,外号「铜屍」。

陈因与梅超风私订终身,桃花岛。

陈玄风走时自知武功卑微,在江湖上防身有馀,成名不足,於是将黄药师视为至宝的半部《九阴真经》偷走,两人急於求成,功夫愈练愈邪。

陈玄风武功高强,二人在江湖合称「黑风双煞」。他和梅超风虽然一往情深,平常却总以「臭婆娘、贼婆娘」来称呼她。

并合谋盗取《九阴真经》下卷,连累其他师弟被黄药师驱逐出桃花岛。

二人在蒙古修鍊武功之时,与「江南七怪」发生冲突,陈玄风杀死七怪中的「笑弥陀」张阿生。同时,梅超风的双眼也被江南七怪刺瞎。更加戏剧性的 ,当时尚且年幼的郭靖在情急之下用小匕首一刀刺向陈玄风的肚脐,将其杀死。

江湖赫赫有名的「铜尸」陈玄风怎麼也不会想到,自己居然会死在一个小娃娃手中。

摧心掌

虽名「摧心」,但中者五脏六腑皆会被震烂,骨骼却不折断

九阴白骨爪

五指发劲,出爪後摧敌首脑,受此功夫死亡者头顶五个指洞,如穿腐土,是极为阴险的武功。

你好,我是国风!

2人物生活

黑风双煞——梅超风、陈玄风。黑风双煞梅超风、陈玄风是金庸笔下《射雕英雄传》中的两位人物,以独门武功九阴白骨爪而闻名江湖,驻足读者心中。他们本是桃花岛主黄药师的弟子。桃花岛。陈玄风走时自知武功卑微,在江湖上防身有余,成名不足,于是将黄药师视为至宝的半部《九阴真经》偷走,两人急于求成,功夫愈练愈邪。陈玄风在一次偶然中,被尚且年幼的郭靖在情急之下用小匕首一刀杀害,梅超风一生为夫报仇而祸害武林。好人的爱情固然感天动地,恶人的爱情也能震天撼地,梅超风、陈玄风人邪爱不邪。

陈玄风将《九阴真经》下卷心法纹在自己胸前,与梅超风一同开始修炼《九阴真经》下卷的主要心法武功——“九阴白骨爪”,多年后“铜尸”陈玄风与“铁尸”梅超风被江湖人称“黑风双煞”。二人在蒙古修炼武功之时,与江南七怪发生冲突,陈玄风对七怪中的“笑弥陀”张阿生痛下毒手,将其杀死。同时,梅超风的双眼也被江南七怪用暗器刺瞎。更具戏剧性的是 ,当时尚且年幼的郭靖在情急之下用小匕首一刀刺向陈玄风的肚脐,破了他命门,将其杀死。江湖赫赫有名的“铜尸”陈玄风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居然会死在一个小娃娃手中。 之后陈玄风将胸前纹有《九阴真经》经文的皮割下来留给了梅超风,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个人觉得即使是陈玄风活着,和梅超风两个人联手也是斗不过全真七子的。但两个人有可能斗过任意组合的全真六子。因为全真七子组合有一个天罡北斗阵,发动起来连他们的那个师傅黄老邪都无可奈何!以陈玄风加梅超风的修为,两个人合力肯定打不过黄老邪,如此也注定打不过全真七子的天罡北斗阵!

书中描述

韩小莹问道:“这二人叫甚么名字?”朱聪道:”铜尸是男的,名叫陈玄风。他脸色焦黄,有如赤铜,脸上又从来不露喜怒之色,好似僵尸一般,因此人家叫他铜尸。”韩小莹道:“那么那个女的铁尸,脸色是黑黝黝的了?”

她与郭靖相距已不甚远,又是下山的道路,但铜尸陈玄风的轻身功夫好快,片刻之间,已抢了好大一段路程。韩小莹微一迟疑:“我抢下去单身遇上铜尸,决不是他对手……但眼见这小孩势必遭他毒手,怎能不救?”随即加快脚步,同时叫道:“孩子,快跑!”

转眼韩小莹已奔到郭靖面前,一把拉住他的小手,转身飞逃,只奔得丈许,猛觉手里一轻,郭靖一声惊呼,竟被陈玄风夹背抓了过去。

韩小莹左足一点,剑走轻灵,一招“凤点头”,疾往敌人左胁虚刺,跟着身子微侧,剑尖光芒闪动,直取敌目,又狠又准,的是“越女剑法”中的精微招数。陈玄风将郭靖挟在左腋之下,猛见剑到,倏地长出右臂,手肘抵住剑身轻轻往外一推,手掌“顺水推舟”,反手就是一掌。韩小莹圈转长剑,斜里削来。哪知陈玄风的手臂斗然间似乎长了半尺,韩小莹明明已经闪开,还是拍的一掌,正中肩头,登时跌倒在地。这两招交换只是一瞬之间的事,陈玄风下手毫不容情,跟着就是一爪,往韩小莹天灵盖上插落。这“九阴白骨爪”摧筋破骨,狠辣无比,这一下要是给抓上了,韩小莹头顶势必是五个血孔。张阿生和她相距尚有数步,眼见势危,情急拼命,立时和身扑上,将自己身子盖在韩小莹头上。陈玄风一爪下去,噗的一声,五指直插入张阿生背心。

张阿生大声吼叫,尖刀猛往敌人胸口刺去。陈玄风伸手格出,张阿生尖刀脱手。陈玄风随手又是一掌,将张阿生直摔出去。

陈玄风高声叫道:”贼婆娘,怎样了?”梅超风扶住大树,惨声叫道:“我一双招子让他们毁啦。贼汉子,这七个狗贼只要逃了一个,我跟你拼命。”

陈玄风叫道:“贼婆娘,你放心,一个也跑不了。你……痛不痛?站着别动。”

举手又往韩小莹头顶抓下。韩小莹一个“懒驴打滚”,滚开数尺。陈玄风骂道:“还想逃?”左手又即抓落。

张阿生身受重伤,躺在地下,迷糊中见韩小莹情势危急,拚起全身之力,举脚往敌人手指踢去。陈玄风顺势抓出,五指又插入他小腿之中。张阿生挺身翻起,双臂紧紧抱住陈玄风腰间。陈玄风抓住他后颈,运劲要将他掼出,张阿生只担心敌人去伤害韩小莹,双臂说甚么也不放松。陈玄风砰的一拳,打在他脑门正中。张阿生登时晕去,子臂终于松了。

陈玄风见敌人个个武功了得,甚是惊奇,心想:“这荒漠之中,哪里钻出来这几个素不相识的硬爪子?”高声叫道:“贼婆娘,这些家伙是甚么人?”

梅超风叫道:“飞天神龙的兄弟、飞天蝙蝠的同党。”陈玄风哼了一声,骂道:“好,狗贼还没死,巴巴的赶到这里送终。”他挂念妻子的伤势,叫道:“贼婆娘,伤得怎样?会要了你的臭命吗?”梅超风怒道:“快杀啊,老娘死不了。”陈玄风见妻子扶住大树,不来相助,知她虽然嘴硬,但受伤一定不轻,心下焦急,只盼尽快料理了敌人,好去相救妻子。这时朱聪等丘人已将他用团围住,只柯镇恶站在一旁,伺机而动。

陈玄风将郭靖用力往地下一掷,左手顺势一拳往个金发打到。全金发大惊,心想这一掷之下,那孩子岂有性命?俯身避开了敌人来拳,随手接住郭靖,一个筋斗,翻出丈余之外,这一招“灵猫扑鼠”既避敌,又救人;端的是又快又巧,陈玄风也暗地喝了一声彩。

战到分际,韩宝驹奋勇进袭,使开“地堂鞭法”,着地滚进,专向对方下盘急攻,一轮盘打挥缠,陈玄风果然分心,蓬的一声,后心被南希仁一扁担击中,铜尸痛得哇哇怪叫,右手猛向南希仁抓来。

南希仁扁担未及收回,敌爪已到,当即使了半个“铁板桥”,上身向后急仰,忽见陈玄风手臂关节喀喇一响,手臂斗然长了数寸,一只大手已触到眉睫。高手较技,进退趋避之间相差往往不逾分毫,明明见他手臂已伸到尽头,这时忽地伸长,哪里来得及趋避?被他一掌按在面门,五指即要向脑骨中插进。

只听得喀喀两声,接着又是噗的一声,陈玄风以力碰力,已震断了南希仁的左臂,同时左手手肘在朱聪胸口撞去。朱聪只觉前胸剧痛,不由自主的放松了扼在敌人颈中的手臂,向后直跌出去。陈玄风也感咽喉间被扼得呼吸为难,跃在一旁,狠狠喘气。

陈玄风刚觉劲风扑面,暗器已到眼前,急忙跃起。他武功也真了得,在这千钩一发之际,竟能将六枚毒菱尽数避开。这一来却也辨明了敌人方向。

柯镇恶听得他扑到的风声,向旁急闪,回了一杖,白日黑夜,于他全无分别,但陈玄风砚物不见,功夫恰如只剩了一成。两人登时打了个难分难解。陈玄风斗得十余招,一团漆黑之中,似乎四面八方部有敌人要扑击过来,自己发出去的拳脚是否能打到敌人身上,半点也没有把握,瞬息之间,宛似身处噩梦。

大雨杀杀声中,只听得陈玄风掌声嗖嗖,柯镇恶铁杖呼呼,两人相拆不过二三十招。但守在旁边的众人。心中焦虑,竞如过了几个时辰一般。猛听得蓬蓬两声,陈玄风狂呼怪叫.竟是身上连中两杖,众人正自大喜,突然电光一闪,照得满山通明。

全金发急叫:”大哥留神!”陈玄风已乘荷这刹时间的光亮,欺身进步,运气于肩,蓬的一声,左肩硬接了对方一杖,左手向外一搭,已抓住了铁杖,右手探出,电光虽隐,右手却已搭上了柯镇恶胸口。

柯镇恶大惊,撒杖后跃。陈玄风这一得手哪肯再放过良机。适才一抓已扯破了对方衣服,倏地变爪为拳,身子不动,右臂陡长,潜运内力,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柯镇恶胸口,刚感到柯镇恶直跌出去,左手挥出,一枝铁杖如标枪般向他身上插去;这几下连环进击,招招是他生平绝技,不觉得意之极,仰天怪啸。便在此时,雷声也轰轰响起。

.........

一旦天罡北斗阵因为缺一人组不成,铜尸铁尸任何一人都可以战胜全真七子中最厉害的高手丘处机。也就是说全真七子任何一个人单独都不是陈玄风梅超风的对手。两个人互相配合牵制,全真六子绝对没有胜算。

但是没办法,假设的题目就是陈玄风,梅超风对全真七子!人家就是有威力无比的天罡北斗阵,所以只能是陈玄风,梅超风落荒而逃!

本文由奥门赌场▎欢迎您发布于奥门赌场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射雕英雄传人物之陈玄风 ,陈玄风 简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