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外七首

二月兰

图片 1

萦萦兮绕绕

采访时间:2013年6月

且弥漫于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采访地点:关玉良艺术工作室

的 山地和水边

受访人:关玉良老师;麦子

紫气

采访人:《博韵艺刊》以下简称博

盈心啊

博:我觉得艺术家应该有自己的思想和个性在这里面,就这样才不能被社会所淹没?

假如此时

关:随波逐流就是臣服于社会的红尘,不是与众不同,而是与众相同。这恰恰是艺术家最低损的内在的要求。艺术本来就是独一无二的,艺术本来就是创造出来的,艺术本来就不应苟同别人的观点,假若没有了自己的艺术人格,谈何艺术创作呢?我们臣服于社会,跟着商人跑了,跟着政治家跑了,那么还存在艺术家三个字吗?

有一缕

博:拿电影艺术家举个例子,他们中的很多人到了四五十岁时,自己原来的风格基本保持不下去,有时候是刻意保持,但还是出现了江郎才尽的状态。那么老师,您有没有这种情况?在您创作的时候,有没有突然之间不知道要画什么,或者找不到灵感?

箫声

关:大家都只是人,并不是神,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阶段,只是熟早熟晚的问题。如果没有这样的阶段,他也不是艺术家。艺术家每天都是在否定自己的状态中度过,都是在寻找一个新的方式、新的观点来表达对自己、对人生、对生命、对自然万物的理解和感悟。如果他没有这个寻求洞察的状态,我只能说他是个画匠,或者是个优秀的画匠,甚或是个画家,而并不能称之为艺术家。

幽幽飘起

博:曾经有人说老师在深圳十年的教学生活里很不合群,说者是怀着敬仰心说的,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但就不合群,是什么原因呢,是您太专注于艺术上的创作问题,还是在追求上的差别导致,甚或其他什么原因?

就接近金壶峰下

关:都不是,这里不存在合群与不合群的问题,只是存在和而不同与同而不和的关系。大家的观点,对人生的看法,对女人的要求,都不一样。我说你漂亮,可别的教授说你不漂亮,这是我自己的权利选择,没有涉及到合不合群,合群就是苟同,不合群就是回避。如果我们以合群来论艺术的话,那么现在中国不存在艺术家,可以说都是一帮乌合之众,包括我在内。

老子讲经的那一样氛围假如书童

博:老师您的孤来自于哪里呢?

牵着老牛在等

关:人不可能不是孤的,我们内在的自己本就处于一种孤的状态,虽然我们生来处于一种关系中,可是我们也是生来便处于一种孤独之中。没有思维,那是什么?艺术家没有较多的想法和主张那又会是什么?不孤的话怎么能够产生艺术呢?

假如山鸦

博:所以说您的孤是为了追求艺术?

以木鱼的音韵

关:你的画卖得好,我就与你画成一样,我的市场就皆大欢喜,但是我还存在吗?再者这与艺术家三个字没关系,只能说明你日子过的挺好,车有,房子有,没有别的,艺术呢,找不到!假若人都不明白自己是谁的道理,那么社会不就停止前进了吗,画画青山绿水,都能看懂,可是为什么艺术家还要思考呢?思考多累啊。当下我们人群里面,商人奸不奸,商人知道,政治家骗不骗,他们内心知道,我不介入,更不知道。艺术家这个圈让我汗颜,因为缺失了应有的独立人格和自己,可虽汗颜着,但因上天给了我这个天命去搞艺术,那么我就得相对更孤一点。

在叫

博:就是不臣服与社会?

饮酒的理由

关:也不是,本人也不是脱俗的,我有老婆孩子,我喜欢女人,因为我是男人,明白吗?我没有脱俗,我没出家,我还是个俗人。但是我认为一个艺术家的本质决定了他特有的不同,他就应该有一种独立的思维方法和一种生活模式,如果说一个没有思想、没有自由、没有爱的人,为了某种超利益去苟同别人,顺从别人,那么这才是臣服。

前日清晨

博:但是这好像也是当下社会发展的一个趋势?

我独自饮了一杯酒

关:哪个时代都有趋势,但就艺术,其本身是有个自由度,没有自由的艺术就是没有活力、没有创造力的空间。一个没有充足自由活力的平台哪会有有艺术创作呢?如果每天重复性的画五张、十张,十天一百张地画下去,创造力是否还存在?这么谈不是在排斥任何人,这是道理。一个人的行为能力是有一定的局限性,如果他用心,全心也好,一半或者几分之几也好,一旦把心用在跟商人、跟政治家打交道上,那么他的独立人格就会折扣,当下看似是走入了这个样子,没有思想家,没有大师,这么说,首先把我自己否定了,我什么都不是,我就是一个喜欢艺术,并用这个方式去养家糊口的一个男人。

不是因为卡里有了小钱

2011年 中国牛之二十二 宣纸水墨 180*96cm

而是因为

2012年 中国牛之二十 宣纸水墨 180*96cm

阳光脱下霾衣

x2009 牛之十四136*80cm 水墨

晴空清扫毒雾

X2010 牛之六 136*80cm 水墨

昨日中午

X2010 牛之七 136*80cm 水墨

我独自饮了一杯酒

不是因为镜中白发又添了几根

而是因为

银锭桥头有人弹奏琵琶

西山晴雪又以凛冽自审

今天晚上

我独自饮了一杯酒

不是因为小苍兰如期散发花香

而是因为

明月一轮从杯中升起

大钟寺撞响暖暖的晚钟

夜的终南山

鹧鸪

是终南山打更的童儿

只几声啼叫

整个山野就安静了下来

我听到山菊花嘤嘤的鼾声

还有蚂蚁们含混的梦话

这里那里亮起的

小小灯火 均被暮鼓一一点燃

那些隐士 饮罢晚茶

卧于松下

隐身不见了

而松烟墨香和草木的清味

正把一山的苍茫浸染

在溪水潺缓处

有蛙歌静止

而我 刚走出山野客栈

就被山月俘虏了

化为一粼水光

夜聆荷塘蛙歌

咕哇咕哇 此起彼伏

唱给谁听呢

秋风是一把剪刀

剪掉田田荷叶

也剪掉夜荷那盏

独燃的灯

有人

在池塘边想着这些

本文由奥门赌场▎欢迎您发布于奥门赌场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界外七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