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识一个人荒草丛生的心灵

喜欢她们临空游曳时的慌张和不安

敲着厚厚的墙

冬日

3

像是一件破裂的瓷器,碎片残骸

我见过许多的求助者,他们满足自己的方式就是幻想,现实中的挫折和失败她们无力解决,面对伴侣的出轨、面对孩子的辍学、面对失业,自己没有能力来处理和解决,然后就在幻想中歪曲事实,假装事情没有发生或者已经被解决或者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影响。

迷惘和紧张,“凭借阳光

而今天我想谈的是一种泛化的焦虑状态:基本就是处于一种着急的、不安的状态,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应对将来的某些事,甚至不知道为什么焦虑,心浮气躁,做什么集中不起精力,无法专注的投入一件事情之中

空瘪的肉体,豢养着更多漫漶的水分

焦虑这个东西很难形容,专业上有许多的定义,我们可以简单了解一下它的基本状态,它是一种特别主观的感受,它基本是指向一种对未来的事情的担心,对于一种不确定的东西的紧张和恐惧。

默念及发呆

这个时候不仅仅是一种逃避,也是一种自我保护,因为若是没有了这样的幻想,自己就会真的消失掉,就会死亡。

卸下了所有低垂的悲伤

边界意味着清晰和独立,当你总把自己的事情深入到另一个人的领域时候,就是突破了界限,突破了别人的界限,又丢掉了自己的一部分界限,相当于让自己内心硬硬的塞进了别人的一部分,而且并不是你喜欢的,你只是拿来了,无论它是否匹配。

翻捡那些不肯自焚的沉疴

原来的工作做得也不错呀,为什么就是没有好好表现,然后草率地辞职了呢。

原来的那个生意虽然谈不上发大财,但基本上还是能够维持中等水平的,若是没有放弃的话,或许就更好了。

曾经我们那么好的朋友,他居然为了一句话就和我了断了来往,友情真的是不可靠啊。

其实前女友对我真的不错的,只是我的要求太高了,没有好好地珍惜,导致现在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

我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时间真的是不够用的,但是又一再的拖延,或许再准备几天就可以着手做了。

我要学习把证书拿到、有个项目也不错我可以考虑一下、最近孩子总是调皮我需要和他好好谈谈、领导布置的任务也蛮重要的、我们的户外俱乐部举行活动我要不要参加、最近需要陪家人出去旅游、家里的家具需要换一下………

还没找到风的方向

更加严重的时候就会出现抽搐、惊恐发作、昏迷和濒死体验。

远处,狗吠紧紧咬住雪花的尾巴

2

有人寒暄着下游水深、滩涂浅

比较轻的情况下对人还是有益的,比如常见的考试焦虑,因为即将到来的一种考验,内心不确定是否能过关,因此就会产生一些紧张不安的情绪体验,为了缓解这样的紧张情绪,就会更加努力的做考前准备,这在一定程度上是有好处的。

程川,1993年出生于陕西宁强,曾获第三届复旦光华诗歌奖、2015《星星》年度大学生诗人奖。

又弯又长

我有足够的耐心,倾听他们身体里衰老的细节

这些事情就像麦田里面的杂草,多的数不过来,觉得每一件事情都很重要,但又不是自己想要的,都想要去挽回或者计划好,但内心就那么大点地方,能装下那么的杂草吗?

沉默、假象……通通露出孤独的本质

心有所求而不可得,必然发火愤怒、焦虑不安。

灌浆期还未如约而至

是时候修剪一下你的荒草啦,清空一下你的心灵,让它有你的一方净土,此生执着于做一件事、爱一个人,你必然不会焦虑,因为那里面有你足够生存的空间和价值。

发出“呼呼”的呜咽声——

这样你就无法消化,因为你并不知道别人消化的过程,你是用自己的内心去消化别人的内心,那是肯定吃不消的

天空,在一只鹰的翅膀上搁浅

被荒草长满了的心也不会坚定,因为这些杂草不但不是你想要的,而且遮挡住了你要想要什么的欲望。

突兀的事物各有千秋

当一个人心中装了太多的事情,就会迷失自己,产生焦虑。

甚至于一触就破的想法

就像杜琪峰导演的《枪火》里面的阿肥,每次遇到重大任务或者面临一场较量时候,总是大把大把的吃东西,直到把胃填满,甚至吃到吐。

为数不多的选择。“除了荒芜

文:冰千里

最后,再凝固成那些银锭的

幻想是人的一种自我满足的最好工具,酗酒、吸毒都是让大脑进入一种幻觉,这是你一个人的世界,外部世界所有的制度都无法约束到你,你可以自由自在的遨游在自己的世界里

大脑一片空白。因为知道

当你没有一条路是自己喜欢走的,仿佛没有一种信得过的信念,你就会喜欢用大量的事情把自己的心填满。

再次空出穴位,嚎叫声证明

4

死亡,还冒着热气

这些陈年旧事、这些繁杂琐事、这些空洞、这些幻想、这些拖延、这些攀比都是你自己无法觉察的自卑、自我价值感的低下,都是你心灵花园里面的荒草,让你瞻前顾后、应接不暇,焦虑不安。

是一首诗多余的那行,结着伤疤

胃被撑饱的情况下,人一般都是头脑晕晕的,想去睡觉或者休息一会,心被填满就会有一种暂时的满足感,就不会去想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

擦亮了这座清晨

就在这样的比较下,消耗了你的能量,消耗能让一个人无力,就好像你给自己规定必须完成十公里慢跑,你在别人那里替跑了5公里,就属于完全的消耗,你就没有力量再跑完属于你自己的路,只有干着急、紧张、焦虑。

喜欢永远也无法相聚的地平线

攀比是一把自残的刀,它混淆了自己与他人的边界。

到底隐匿着多少

你之所以把所有的事情都装在心里,是因为你内心很空。

所以经常在青海漫无边际的夜空中

但严重的时候则不然,它会让人抓狂,紧张的感受超出了自己承受的范围,持续的时间也比较长,而且还会出现身体上的反应,手心出汗、头皮发紧、四肢僵硬、心跳加速等。

无谓的颂词

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划过的每一根火柴。

痒痒的,像俯身拨动倒影的少女

我拿把旧钥匙

而我时常会选择一个偏僻的清晨

或者幻想将来有一天你会赚到几百万、几千万,或者想糟糕的事情总会过去、或者计划了很多,非常的全面等等。

像一截木头,被时间一点一点拧出水分

计划的周密性就类似于幻想的表达,当一种想法被经常表达的时候,人的内心就有一种已经在做的感受,就好像一种暗示作用,这会真的减少实际的行动力,外在的表现就是拖延、懒惰。

多像一段丧失心跳的往事

当你很想去做,内心又让你把行动变慢的时候,冲突就有了,就一种责怪自己的焦虑感受,又着急又推延。

青冈木坚硬、熬火……

需要你做的事情太多了,而且时间明显不够用,甚至不知道先做什么或者让自己不去想什么,着急上火就在所难免了。

闪电和雷声回应着孤独,唯独雨声在窗外走着

焦虑还有种表现就是太容易受别人的影响,就是攀比。

咚咚作响的伐木声

这就像是一个婴儿,当他饿了妈妈会经常不在身边,然后他就开始把自己的大拇指放到嘴里,那时在他的幻想层面已经在津津有味的吸吮着甘甜的乳汁了,婴儿用幻想满足了自己,而且在内心是真的认为已经满足了。

我摸着那些明灭可见的温暖

你的同桌进步比你快、你的同事常受到领导表扬、拿钱比你多、你周围的人有车有房又有才华、你考虑了一个月才去做的事情,人家一天就搞定了、你还在为生计而奔波,人家早已开着豪车搬进了别墅,你的老公每天上班累个半死还总和你吵架,人家的老公赚钱有能有时间陪,还能带她出国度假……..

青海的咸,让一位母亲的苦,有了回头的余地

其实你心里装了那么多事,没有一件事是你真正想要去做好的。

以漏斗的态度,将流淌的姿势种植在骨头里

因此即使是你吃的撑了依然没有感觉那种食物的享受过程。

只要翻开衣物,就能目睹疼痛的形状、小大和规格

这种幻想是躲避自己的一种方式,它会让你远离行动,减少付出,但依然可以有心理上的安抚作用。

我站在门口抽烟,身前的荒山

没有窗

给她孤独,请还回安宁;给她辛劳,请还回健康

------顾城

始终以咳嗽声回答我:寂静过后

然后脾气变得易激惹、为一点小事就暴怒,事后有非常后悔的感受,对未来充满了迷茫,做事情比较盲目,而且不能够坚持自己。

人们还在喋喋不休地争论:自刎后

而这样的幻想在现实中就像每一个计划,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不要在每一个春天许下太多承诺,然后在剩下的季节里承担背叛的罪过”

由着性子的风推醒了火塘里嗜睡的火苗

图片 1

我是怎么变冷的

小巷

它暂停在最痛的部位

1     

至今仍站在远处

没有门

以及拔节的笃定”

你的焦虑还源于你幻想的太多,行动太少。

地图上的空旷,小于一个省的慈悲与信仰

你是否有上述的一些表现,不知道去做些什么才更加有效率,才可以让自己的心情安静,才不那么的着急上火,但是又找不到一种途径,让自己焦虑不安的心有处可依。

我才会记起,跨年夜的那天晚上

昨夜自溺江底的渔网,沿着河道打捞另一种结局

时常担心感冒、缺氧、身不由己

白天惦挂的母亲,今夜一片死海

在搁浅的沙滩上,留下了一行

就像一截喂进火塘的木头

悄然滑落。大雾还未弥散

百折不挠的信仰

像是剥开一枚带刺的板栗

向光秃秃的树桠致敬

仰望那闪烁其词的繁星

比如,青海

欲盖弥彰的留白,逼我们掏出寒冷的供词——

母亲早已将发霉的生活

一只不合时宜的寒鸦向后

从河面迅速掠过,像一根自焚的火柴

几乎一无所有”

更多时候,我们攒聚起熄灭的过程

那些波光粼粼的疼痛

悬在寂静中间

复述着阳光的灰烬

而田野里,欢腾的麻雀不时用喙挑拨着

栖息在枝头的暴雪弹奏着万籁俱寂的寒冷

雾光牵着蓬松的脚印

昨夜敲出的文字依旧黯淡

我喜欢浅薄的事物,喜欢她们被裁剪后的光

冬日与父母在火塘旁

缓慢攀爬的炊烟

露出疼痛的内核

本文由奥门赌场▎欢迎您发布于奥门赌场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赏识一个人荒草丛生的心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