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服装企业:女工扎堆老婆难找

图片 1

服装企业女孩多,找老婆容易。抱着这样的老黄历,广西男孩谢永恒来到虎门,进了几家服装厂却发现未婚女工很少,找女友太难。经过30多年发展,曾以花季少女为主的服装企业生产一线,如今多为已婚妇女和男性,难觅未婚女孩身影,一家400多人的企业,未婚女孩竟然不到50人。

东莞工厂里的婚姻困局

为何未婚女孩这么少呢?“大多独生,太娇惯不愿意吃苦,追求更轻松、待遇好的工作”,于是,东莞的服装企业想方设法留住熟手工人。虎门服装行业协会负责人称,服装企业普工对年龄要求不苛刻,现有工人可以支撑很多年。

采访、撰文 | 罗洁琪

未婚女工太少找女友很难

2019年2月,正午刊登了《东莞工厂里的心理咨询》,讲述了驻厂心理咨询师李晴的故事。从2006年起,李晴在东莞的工厂做了13年的驻厂心理咨询师,接待了数千例个案,见证了从八零后开始的三代工人的变迁。

今年年初,谢永恒从老家广西来到虎门,如今在怀德的天伦服装实业有限公司上班。和很多出门打工的年轻人不同,谢永恒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而是想要找个对象,但结果并不顺利。据悉,谢永恒是家里的独子,2010年刚大专毕业,家里就开始催他结婚生子,几次相亲都没有成功。为了应付家人逼婚,谢永恒提出一个折中的方案——到东莞女工多的工厂找一个。

这8年来,她发现珠三角工厂的男工越来越难娶到老婆,陷于严重的婚恋焦虑和性焦虑。中国传统的重男轻女的观念导致性别严重失衡,总量上男多女少;在某一个地区,出来打工的男女工人,往往处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和需求,很难匹配。于是,李晴想为工人专门打造一个全国性的公益婚恋平台,打破熟人介绍的壁垒,全国的打工者下载一个APP,就能在网络上自由地参加婚恋社群。

“当时以为服装厂女工最多,而服装厂多在虎门”,谢永恒称,等他到了东莞找了几家服装厂,却发现厂里女工是很多,但没几个未婚。据悉,到女工多的服装企业求姻缘的人并不是个案,在国内许多知名论坛,许多网友都在诉说自己进服装企业找女友的故事,多数都遇到了与谢永恒类似的尴尬情况。

李晴说,正午的访谈让她重新开始思考工人的具体境况,而且,有了“打了鸡血般的热情”。她决定把这个狂想付诸行动。

嫌没面子年轻女孩不愿呆

时隔3个多月,正午想看看李晴的新计划进展如何。以下是她的口述:

服装企业中未婚女孩真的很少吗?虎门服装行业协会有关负责人卢淳称,政府并未做这方面调查,没有准确的数据,但已婚女性占主导且越来越多这种现象确实存在。“有很多企业甚至是知名企业反映过这方面的问题,90后女孩子留不住,真正能稳定做事的还是老员工,企业也根据这一现象进行了调整,采取提供大量夫妻房等措施,留住已婚的熟手工人。”

图片 2

记者在服装厂实地走访观察也说明了这一问题。在服装企业扎堆的镇口和博涌两个社区,很多小服装厂内,几乎难以见到年轻女孩,大多是男子或已婚妇女。奥杜班服装公司负责人龚小姐称,工厂内有车位工近40人,都是已婚,小工厂未婚女孩不太愿意呆,大工厂相对会好一些,人多环境也好,有一定吸引力。

李晴在抑郁症平台“渡过”的线下活动中做团体辅导。

就算是大一点的工厂,情况也差不多。在虎门镇口一家服企有400多名一线员工,未婚女孩不到50人,所占比率也很低。

1

“85后,特别是90后出生的女孩大多是独生子女,在家很受宠,一线工作太辛苦,许多女孩承受不住,没做几天就跑了,我们也不愿意招这样的。”伊境服饰公司副总经理覃胜说,现在的年轻人文化水平普遍较高,更加追求相对轻松、待遇较好的工作,到服装企业做普工是许多人不得已的选择。

2019年2月25日,在去工厂上班的路上,读到了正午写我的文章《东莞工厂里的心理咨询》。停不下来,连续看了五六遍,看得掉眼泪。后来,有其他记者陆续要采访我,可是老生常谈,我不想再说了。正午故事的访谈,已经帮我打开了内心里更多的想法。

此外,到一线做普工没面子也成为许多女孩不愿意到服装企业做普工的原因。在黄河时装城做导购员的小雅说,以前也是在服装工厂上班,认识新朋友时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普工,做了不久就出来了。

报道不知道对别人有什么帮助,反正让我有了动力,像打了鸡血一样,好像还可以干很多事情。我很想实现多年来的一个梦想——为中国的新生代工人成立一个婚恋社交平台。正午的文章点燃了我,觉得还是要为工人做点事情,“百想不如一做”。

生产多外包不会有断层

对于来到异地打工的男性和女性,他们面对的人生阶段和问题不相同,在婚恋问题上遭遇的困难也不一样,需要分别对待。

在覃胜看来,近几年整个服装行业的年轻女工逐渐流失,是导致一些工厂出现用工难的原因之一。本来出来务工的人数就比以往少,加上年轻一代又不愿意呆在一线,有企业主担忧:今后一线工人是否会出现断层。

由于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和养儿防老的习俗影响,中国的性别严重失衡,总量上是男多女少,男工很难找到老婆。一般而言,男的会往下找,女的是往上找。而在打工城市当地,虽然在写字楼的单身女性很多,工厂里的单身男性很多,但这两个群体的女性和男性几乎没有生活交集。

“这种担忧在虎门不会出现”,卢淳告诉记者,服装企业一线工人需求最大的就是车位工,这个工种对年龄的要求并不高,如今的工人还可以做很久。此外,如今很多服装企业都在进行技术改造,今后产线对产业工人数量需求会越来越少。

在婚恋中,房子、车子和彩礼是压在男性身上的三座大山。农村的风俗,一天不改,数量巨大的农村男性就会一直娶不到老婆。可是,没有多少人关注这个群体和这些陋习。

更重要的是,虎门很多知名大企业转型升级后,将生产环节外包给周边省份的加工厂,只在虎门留两条产线,用于补货等。“这样的企业有几十家”,卢淳称,也并不是所有的年轻女工都不愿意去一线,如今车位工工资很高,一个月4000元很正常,熟手工收入更高,这对很多人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有一个男工因为老婆三次出轨,走进了工厂的心理咨询室。每次出轨,他都用暴力来教训老婆。他自身的成长就伴随着父亲的家暴。女方第一次出轨的对象是一个未婚的男子,对方要她离婚,重组家庭,没离成。后来,女方又有了两次出轨。第三次时,这个男工坚持离婚了,瞒着双方父母,夫妻在不同的城市打工,俩孩子留在老家。他还有一个未婚的弟弟,需要家庭准备彩礼,如果他再婚,又需要彩礼。女方舍不得两个孩子,常常说要复婚,他很生气,气得长期睡不着,跑过来对我说,“如果有钱,娶得起老婆,绝对不会和她在一起。”

男工很难找老婆,除了整个社会的性别失衡、经济压力,还有各种原因,例如形象和性格。有些男工一进厂,就到处加女孩子的微信,相对机会就多些;可也有不少人天性比较沉默和内向。

我见过很极端的,一个来咨询的男工,他以前在别的城市上班,是设计公司的技术员,设计公司女同事太少,为了找女朋友,几年前他辞职了,来到东莞的工厂。尽管他并不需要省钱,仍然住在工厂的宿舍里,就为了能多接触女性。可是,他性格内向,一见到女性就紧张,一直也没找到女朋友。他自己也很矛盾,对未来感到一片迷茫。

2

工厂的女工比男工多,但是很多女工都早婚早育。女工结婚了,也不意味着她们比男工更幸运。在我的驻厂心理咨询室,我看过很多痛苦的已婚女工,其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婆媳关系影响了夫妻感情。

我晚上才刚接待了一个个案,一个29岁的男工找我咨询了两个小时,我晚饭都没吃上。他和一个19岁的女工同居,生了一个孩子。女孩太年轻,没到法定年龄,结婚证都不能领。他和父母都在东莞打工,一起住在东莞的出租屋,共同生活了十年,小有积蓄。女孩是他的老乡,父母都在农村,家境很差。

女孩不能适应公婆的生活习性和脾气,就出去学美容,住宿舍,晚上不回家。婆婆在家里照料孩子,公公也还出去打工。男工觉得女孩不挣钱,不顾家。他辛苦挣钱,目标是回老家买房子。家里的内战让他焦头烂额,疲惫不堪。我劝他,两代人要分开住。但这是他不可能接受的方案,在他和家人的眼里,一个女人永远要去适应婆家的一切。

他对我抱怨,那个女孩不管孩子。我告诉他,“现在你妈妈才是你孩子的亲妈。”在他的家里,任何事情,包括养儿育女,老婆都没有话语权。在他们的眼里,孩子永远都是男方家庭的,老婆往往被边缘化。一个年轻的女孩,离开了原生的家庭,突然要和几个陌生的人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他和父母已经磨合了几十年,有相似的习惯,可这个女孩是空降兵,没有心理支持,只是被要求适应。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外来打工者的情感问题,实际上是社区的问题。

我觉得女性的悲催,根源在于社会制度和风俗。女性出嫁,就不再被认为是娘家人了。事实上,她们又很难真正地成为婆家人。在风俗特别有生命力的农村,女性何以为家?

今年的个案,情况特别严重,好多已婚女工在咨询时,都说不想活了。

有一个女工的爸爸曾是服刑人员,在她8岁时从监狱出来,她很害怕爸爸,又害怕妈妈把她卖掉,14岁时就辍学了,要留在妈妈身边生活。后来,她很年轻时就嫁到了农村,生了女儿。她和公婆的关系不好,感觉不被尊重,根本不像那个家里的人。于是,独自来东莞打工,逃离婚姻的束缚。 有一天,她老公来了东莞,说要带女儿去吃个饭,结果瞒着她把孩子带回了老家。3年过去了,她一直不能回去看女儿。

还有一个在各地工厂不停换工作的已婚女工,离开了老家,在上海、浙江打过工,然后,来了东莞。她和老公的感情一直不好,婆媳关系也不好。后来,碰到一个喜欢的男人,就出轨了。老公发现后,把她的所有衣服都烧了,但就是不同意离婚。

娘家觉得是丑事,父亲放话说,“少你一顿打!”她父亲一直是家暴施害者,至今仍然打她50多岁的母亲,她也被家暴。她和弟弟、妹妹的感情都很淡,整个家庭几乎没有情感支持。

她出轨的对象表态,她自己做决定,是否在他身边,都没关系。可是,她回不去了,又不知道去哪里好。她有两个孩子,但一直见不上。她很痛苦,不知道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总觉得死了才能解脱。进厂没多久,她就来找我咨询。这两天,她又走了。

以前,出轨的女工是不敢来咨询的。现在,能来谈的,都是已经痛苦到无法忍受了,同时又觉得丢脸,对不起别人,背负很大的心理压力,也会因此遭遇家庭暴力。工人群体出轨,和其他人群的出轨是一样的,并不具有特别的意义。但是,因为生活在底层,改变境况的可能性更小。

尽管如此,农村女性一直都是早婚早育。20多岁的女性,身边围满了人;过了30岁,就很难嫁得出去了。婚姻,对于很多男性而言,是基于明确的生育需要,有工具意义;而女性往往是想找一个真正的生活伴侣。

大部分的女工都是读了初中,进城打工几年。春节回家,父母安排和老乡相亲,春节前几天见面,觉得差不多,春节后就订婚,五一就回来结婚。我看到的,很多都是这样的节奏。这样的婚姻,往往欠缺感情基础,迫于家庭压力,为了婚姻而婚姻。生了孩子,女性就算完成了人生大事,就重新出来打工了。

本文由奥门赌场▎欢迎您发布于奥门赌场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东莞服装企业:女工扎堆老婆难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