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华读书报 》:《劳特利奇哲学史》编辑手记

在世界范围内,哲学史的出版,可谓汗牛充栋。仅就汉译西方哲学史而言,我们熟知的便有《西方哲学史》、《剑桥哲学史》、《牛津西方哲学史》、《世界哲学史》、《西方哲学史》、《西方哲学史》、《西方哲学史》等数十种之多。这些哲学史,或者属于简史性质,或者属于思想史类型,多以一到二卷行世,基本是概述或概论范畴。

关于周荣池兄的拙评《切己经验,田园挽歌》刊于1月25日《中华读书报》,感谢舒晋瑜君!

四、通达。近二十年来,中国出版界被读者诟病和投诉最多的一个方面是翻译质量问题。老一辈翻译家们所追求的信达雅,在出版产业猛烈发展的进程中,被有意无意地漠视了,不要说学术著作的翻译,就连西方经典文学,翻译质量也屡出问题。接手这套作品的编辑之初,我自己就暗下决定,一定不让翻译质量不到位的书稿在我这里随便过关。学术作品尤其是学术思辨的翻译,怎么可能做到文学翻译的信达雅水平?那些原文本就拗口的哲学语言,从德国古典哲学到分析哲学、语言哲学,其语句本来就充满了难以解决的修辞困难。但在编辑过程中,我试图与每个译者一起努力,尽量做到不影响读者阅读,尽量做到没有语法错误,尽量做到修辞准确。编辑的过程,实际上也是我本人语言功夫日益提升的过程。

五、沟通。仅仅通过网络查核,是不可能完成这套书的编辑工作的。与作者或译者的交流沟通,就成为这套作品编辑过程的日常。经常地,为一段话、一个词的翻译,都需要与译者沟通。这种沟通,可能不仅仅是一些概念的翻译,也许还涉及对原文或哲学家思想的理解。

作为这套图书的主要编辑,我在长达15年的时间里,主要做了哪些工作呢?

三、规范。无论是中国学者的学术著作,还是汉译外国的学术著作,尾注、脚注、引文、文献、参考书目等等的规范性,是无法忽略且必须解决的问题。

一、校订。哲学史的翻译,要做到概念的普适性,术语的公约性,表达的准确性,是难度极大的工作。在编辑中,我常常为概念、术语、表达弄得晕头转向。有的概念术语并无大家一致认可的译法,我只能根据现有的哲学书籍,结合英文原书,一一核查校订。

图片 1

老一辈的编辑家都说,编辑出版是为别人做嫁衣。这是我难以苟同的说法。《劳特利奇哲学史》的编辑历程,实际上也是我个人在语言能力、学识水平、学术视野、编辑规范等方面学习和提升过程。

编辑,是我的职业,也是我的生活。

本文由奥门赌场▎欢迎您发布于奥门赌场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华读书报 》:《劳特利奇哲学史》编辑手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