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民日报 》:书写南京大屠杀的集体记忆

图片 1

第一次写影评,如果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大家包含。只是自己的一些想法,不想强加给别人,也没想过大家会接受,看看就好。
  有一种电影,看过一次就不想再看了,当然不是说烂片,没劲的那种,而是过于沉重,没有勇气再回首一次那个过程。在我看来,金陵十三钗就是这样的电影。
  我泪点很低,全程一直在哭泣,纸巾差点把鼻子擦破,最后演唱秦淮景的时候我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满脸通红,鼻头干干的,眼睛也肿肿的。就这样呆呆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知道想什么,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全是电影镜头。
  我想到了一直在强调的南京大屠杀原来是这样的惨痛,虽然从小就学习历史知识也从身边老一辈口中提及日本当年对南京犯下的罪行,去过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但可能那时年纪太小,走马观花,粗神经到总是没有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南京大屠杀。
  这部影片,让我仿佛身临其境,在那个战火硝烟的时代,手无寸铁的脆弱的中国百姓,物资匮乏 武器低级的中国士兵,面对已是资本主义社会科技军事各方面都遥遥领先的日本军队,南京沦陷,是必然的。
  最严重的是当年日军中还在进行惨无人道的杀人比赛游戏,在豆蔻香兰回妓院找寻东西时,镜头特写的是,在街道上,一具具尸体,随意摆放,有的白嫩的身躯赤裸着暴露在街上,身旁的鲜血和泥土与之对比,多么刺眼。除了杀人游戏,当时日本军队里还流行的就是,强奸,轮奸,尤其是少女,未经人事的身体他们觉得最为鲜美。这也就是第一次教堂被攻陷时那些日本士兵看到一个个少女高兴的大叫着:都是处女!处女!的兴奋了。
  除了最简单的性,最想释放的便是兽欲了吧,少女是什么,是新鲜,是未被采摘的弱小。人类的原始祖先就是动物,人总是带着一种兽性,而日本侵略中国时,这种兽性就完全被爆发了出来,凭本能的欲望他们残忍对待女性。
  女性在历史中一直占据着弱势地位,剧中的妓女们在沦为妓女前也是正当花季的少女,被人糟蹋才沦为至此。在青楼里,初夜开苞的少女也总是卖做高价,这就更说明了少女的珍贵。不是说那层膜的宝贵,而是未经人事的懵懂,纯洁,就像白莲花一般,值得世间的美好对待。剧中拼命保护少女们的人们,也是为了保护心中的那片纯洁吧。
  在金陵十二钗换成学生装时,彼此好似回忆般呢喃着:我妈要是看到我这样,得高兴死,我是个女学生了之类的话语。都是对那份曾经的纯真的回忆吧
  当然剧中歌颂的人文责任情怀确是吸引人的,也是煽情的地方,但我想写的,却是那些悲痛,那些无法抹去的历史记忆。
  现在最难过的就是,我是一个学日语专业的,深深记住了南京大屠杀这个历史之后,我却不知道对日本这个民族,该采取什么样的心情对待了。

《人民日报》 作者:刘双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成仙的叉烧包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距离南京大屠杀那场惨案的发生,已经过了80年。伴随着战后滚滚前行的历史车轮,当初满目疮痍的南京早已恢复往昔的繁华,甚至更加富足。但是,关于那场灾难的记忆也在战后进步与发展的叙事下变得不清晰。

因此,李红涛和黄顺铭两位青年学者萌发了研究南京大屠杀集体记忆的想法,历时数载,完成了《记忆的纹理:媒介、创伤与南京大屠杀》一书,体现出他们的人文情怀和学术志趣。

在书中,作者以不同媒介场景为线索,串联起官方媒体、线上网络空间以及地方记忆社群如何通过竞争与合作共同完成记忆的书写。他们将主流媒体上建构的历史脉络与主要内容分为三个阶段:“重新发现”南京大屠杀、“文革”时期以及改革开放时期;同时,也考察了记忆与叙事如何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和线上纪念活动中扩散和再生产,全面、立体地分析了记忆建构的过程与具体机制。

本文由奥门赌场▎欢迎您发布于奥门赌场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人民日报 》:书写南京大屠杀的集体记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